首页

北宋有个好弟子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进城偶遇(上)
    润州城和丹徒镇都在运河边上,交通十分便利,领着自己的随身小厮兼玩伴赵小乙雇了一条船,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赵荣一行两人就顺利抵达了润州城外的运河码头,继而又十分顺利的从润州南门进到了城中。

    也不愧是镇江府的府治,润州城里的热闹繁华果然要比只有一条主街的丹徒小镇超出十倍都不止,街道两旁的楼舍房屋鳞次栉比,各种各样的店铺、摊位数不胜数,街道上来往的路人更是有如过江之鲫,让赵荣真正体会到了一把这个时代的城市风光。

    还是在来到了这座润州城中,赵荣才知道这个时代已经有自己爱吃的米线出现,也亲眼见到了许多这个时代的市集美食,比方说什么云英面、软羊面、炸环饼、甘豆汤和梅花酒等等等等,这些小吃每样只是稍微尝上一点,就已经差不多填饱了赵荣和赵小乙的肚皮。

    和一些科普文章介绍的一样,宋代的馒头也确实就是叫做炊饼,看到一个矮汉挑着炊饼沿街叫卖的景象,赵荣自然少不得想起这个时代的某位武姓名人,还有他漂亮老婆亲自把一碗药喂到他嘴边的电视画面。

    还是和科普文章里介绍的一样,这个时代的男人有喜欢簪花的习惯,沿着街道一路走来,只要是衣着稍微讲究一点的男人,大部分都簪戴着一朵鲜花,虽然丹徒镇上也有这样的习俗,但是数量却远远没有润州城里这么多。还有,做为一个现代人,赵荣也总感觉这种习俗十分别扭。

    最让赵荣难以置信的还是牛肉,与一些科普文章里的介绍不同,润州的酒店食肆里不但有着熟制牛肉出售,市集上竟然还有人当街叫卖新鲜牛肉,然后还是在问了赵小乙后赵荣才知道,原来早在宋真宗年间,北宋朝廷就已经颁布诏书,允许两浙诸州自由宰杀、烹制和出售牛肉。这一点让赵荣明白了宋朝为什么会被誉为封建社会的经济颠峰——除了马匹以外,各种商品物资确实充足。

    正看得目不暇接的时候,赵小乙突然凑了上来,嬉皮笑脸的说道:“郎君,难得进城一趟,咱们是不是找一家燕馆歇一歇,顺便找点乐子?”

    “没兴趣。”心理洁癖十分严重的赵荣断然摇头,说道:“也没时间,我答应过爹,天黑以前一定要回去。”

    “那我们做什么?”想跟着赵荣沾光的赵小乙哭丧起脸了,说道:“好不容易进一次城,总不能什么事都不做吧?”

    “继续逛,逛累了找酒楼吃饭。”赵荣回答得斩钉截铁,又顺口问道:“对了,你知道这润州城里,那一条街最热闹?”

    “好象是青云街最热闹。”赵小乙想了想回答道。

    “那带我去逛青云街,逛完了就吃饭。”赵荣吩咐。

    听到这话,赵小乙无可奈何,也只好乖乖的上前引路,结果向前没有走得多远,一群襽衫木屐、折扇方巾的书生突然迎面走了过来,众书生之中还众星捧月一般的簇拥着一名绿衣少女,赵荣出于好奇随意多看那名少女一眼,也顿时眼睛有些发呆,还忍不住在心里惊叫了一声,“美女!如果做我老婆就好了!”

    也怪不得赵荣会有这样的反应,那名绿衣少女确实是一名十分难得的美女,十六七岁的年纪,鹅蛋脸,皮肤雪白光洁如玉,瑶鼻樱唇,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诱人无比,还梳着对头发长度要求极高的流苏髻,飘飘然犹如仙子下凡,即便赵荣在二十一世纪时已经见过不少美女,看过无数美女直播,也从没见过如此纯天然的清纯美女。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本身又不是什么好东西,难得碰到这么一个养眼的美女,赵荣难免就象长了根一样盯到了那绿衣少女的脸上,那绿衣少女也似乎有所察觉,便转目看了赵荣一眼,见赵荣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不放,那绿衣少女忙又将目光移开,不肯与赵荣对视,赵荣则益发心痒,忍不住在心里说道:“这个小美人是谁?定亲了没有?如果没定亲就好了,正好我也没媳妇,便宜老爸和便宜老娘还在天天商量给我说一门亲事啊。”

    这时,那群书生已经簇拥着那名绿衣少女改变了方向,走进了路边的一家店铺,赵荣的眼睛也一直跟着那绿衣少女的婀娜身姿转动,恋恋不舍的不肯放开。旁边的赵小乙看出名堂,便凑上来笑嘻嘻的说道:“郎君,是不是迷上了?”

    赵荣下意识的点头,又转念一想,干脆抬步跟着那名绿衣少女走进了那家店铺,想要假装逛店,乘机多看那名少女几眼,结果还是在进到了那家店铺后,赵荣才发现这家店铺是一家出售古董字画的古玩店,老板还已经推开伙计,快步跑到了那群书生的面前点头哈腰,说道:“米公子,众位公子,都来了,今天想看点什么?”

    “掌柜的,给你介绍一下。”一名二十来岁的英俊书生开口,用折扇指着另外一名与他年龄相仿的英俊书生,说道:“这位黄醮黄公子,就是山谷道人黄庭坚黄老先生的长孙,特地从江西来我们润州参加中冷泉文会的。”

    “黄庭坚?”历史还没稀烂到家的赵荣一惊,压根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进润州城,就能碰见宋代著名文人黄庭坚的孙子。

    “黄涪翁的孙公子?”那古玩店老板同样也是大吃一惊,赶紧向那名叫黄醮的黄公子拱手行礼,说道:“小老儿不知道黄公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黄公子千万恕罪。”

    “掌柜的客气了,黄某不过一介学子,如何敢当远迎二字?”黄醮很有风度的还礼,又微笑说道:“掌柜的,是米兄一定要把我拉来这里,米兄说这润州城里,就算你这家古玩店的名人字画最多,其中还有不少是绝世精品,不知掌柜的能否请出一两副来让黄某欣赏欣赏。”

    “好说,好说。”那古玩店老板赶紧答应,说道:“正好,小老儿前几天收到了一副唐代张旭的草书字帖,正想请行家替小老儿鉴别鉴别,看看小老儿有没有打眼,既然黄公子、米公子和众位公子大驾光临,小老儿这就去把那副字帖取来,请众位公子鉴赏。”

    黄醮等人连连点头,那老板也这才快步奔往后堂去取字帖,赵荣则一边装着欣赏店里的货物,一边在心里暗暗琢磨道:“好,看样子这个老板应该认识这帮人,等他们走了,从这个老板的嘴里,应该能打听到这个小美人的一些底细。”

    运气来了有时候挡都挡不住,恰在这时,那名让赵荣垂涎三尺的绿衣少女,竟然领着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孩子自己走出了人群,随意步到了赵荣的身边,欣赏悬挂在墙壁上的一幅字画,赵荣见了心中更是暗喜,暗道:“莫非是机会?”

    又犹豫了一下后,考虑到机会一旦错过就很难再次遇到,赵荣把心一横,还是走到了那名绿衣少女的面前,十分潇洒的拱手说道:“打扰小娘子一下,请问这位小娘子,你可是姓张?家住城外的丹徒镇?”

    和赵荣预料的一样,那名绿衣少女果然惊讶扭头,然后还颇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公子,你是在和小女子说话吗?”

    “正是。”赵荣坦然点头,又问道:“冒昧请问小娘子,你可是姓张,家住城外的丹徒镇?”

    “公子,你大概是认错人了吧?”那绿衣少女答道:“小女子不是姓张,也不是住在城外的丹徒镇,就是住在这丹徒城里。”

    “怪事了,天下竟然还有如此相似的人?”赵荣满脸的诧异了,说道:“小娘子你的五官容貌,怎么与我认识那位丹徒镇的张姓小娘子一模一样?”

    “公子,你见过与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那绿衣少女来了兴趣。

    “正是如此。”赵荣大力点头,又装模作样的看了一眼那绿衣少女,说道:“不过仔细看,确实还是有一点区别,在下冒昧,能不能请问一下小娘子的芳名,家住何处?这样在下回到了丹徒镇后,见了那位朋友后,也可以告诉她世上还有与她长得十分相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