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宋有个好弟子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参加文会
    说来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大名鼎鼎的镇江金山中冷泉,在两宋时期是位于长江之中,是万里长江独一无二的江中泉眼,泉水宛如一条戏水白龙,从水下喷涌而出,水质还极其的甘冽醇厚,特别适合烹茶,被茶圣陆羽品评为天下泉水的第七名,又被稍陆羽之后的唐代名士刘伯刍誉为天下第一名泉,历来就是文人雅士的向往之地,与北面的滚滚长江和东面的金山古寺一起,联手留下了无数脍炙人口的名诗佳作。

    不过赵荣却没有任何兴趣欣赏这一江中美景,领着赵小乙钻进了人群后,赵荣的一双贼眼只是到处乱转,四处寻找让自己魂牵梦挂了三天时间的米家小娘子米凝,也很快就看到在长江岸边的一处开阔地上设有一些桌椅,周围的人群也最为密集,极有可能是这场文会的主席台所在,又知道米凝的父亲米友仁是这场文会的召集人,赵荣便也不再迟疑,忙直接向着这个地方而来。

    让赵荣颇为失望,到得现场后,米凝并没有象自己猜测的一样坐在桌子背后,桌后只是坐了一些年龄比较大的儒生文士,很明显都是润州文坛上的前辈老人,赵荣再随意打量那些中老年文士的模样时,又颇为惊讶的发现,三天前曾经在运河码头上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那名青袍老者竟然也在其中,还坐在了最中间,明显是个极有身份的人物。

    现场人太多,又与青袍老者只有一面之缘,赵荣当然没有过去和他打招呼,一双眼睛只是继续在人群中搜寻米凝,但还是很可惜,找了半天后,赵荣不但依然还是没有找到米凝,还连三天前那群书生也一个没有见到,赵荣的心中也不由有些失望。

    “难道没来,不可能啊?宋朝的民间风气比较开放,女子可以随意的抛头露面,这场文会又是她爹召开的,我媳妇不可能不来啊?还有,这个文会怎么参与?怎么才能发表诗文,讨好我未来的老丈人?”

    心中这么盘算着,赵荣也这才定下心来注意周围人群的细节情况,也很快就发现,来参与这个文会的润州学子大部分都是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或是眺望着江上景色默默念叨,或是在旁人的包围下大声朗诵,还有一些文人士子手拿纸笔,在人群中来回穿梭,象是在记录诗词,并非文人打扮的润州百姓则各自挑选感兴趣的对象围观,还不时爆发出阵阵叫好的声音。

    想要弄清楚究竟如何才能参与这场文会,赵荣便随意挑选了一个围观百姓最多的人群走了过去,结果好不容易挤进了人群正中时,赵荣又正好看到一个书生在人群中大声念诵,道:“……灯照红妆,风清垂柳岸,移得绿柳栽后院,学舞腰,二月春犹短。”

    “好!”

    人群中再次爆发出叫好声音,另外几名书生也是大力鼓掌,纷纷说道:“张兄这首蝶恋花,果然是词藻华丽,文情并茂,令人心醉,不消多说了,快请人来把这首词记下来,然后递交给演山先生和元晖先生他们鉴赏。”

    “多谢夸奖,多谢夸奖。”那刚刚念完诗词的书生拱手道谢,又还算谦虚的说道:“不过也不用急,还是请文兄和李兄你们也做了诗,我们先比较一下究竟谁的最好,然后才挑选出来请元晖先生他们品鉴不迟。”

    “原来是这样。”赵荣听出了蹊跷,暗道:“情况应该是这样,自己在人群里随意发表诗词,然后再互相比较,挑选出最好的递交给我未来老丈人鉴赏比较。”

    才刚弄清楚这场文会的大概规则,不曾想旁边的人群中却响起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声音还特别的清脆尖锐,象是女子声音,带着不满说道:“这也叫诗词,软绵绵的一点力气没有,有什么意思?”

    听到这话,赵荣自然少不得随意看了一眼说这话的人,结果让赵荣眼睛一亮的是,说这话的女子,竟然是一名极有发展潜力的红衣萝莉,十三四岁的年龄,眉清目秀小嘴红润,脸上还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英气,让人一看就知道她的性子肯定十分刚强。

    这时,红衣萝莉身边的一名青年开口了,有些尴尬的呵斥道:“小妹,你听不懂就不要胡说八道,这位公子的这首蝶恋花做得极好,你要多学一点这些东西,不要成天只知道舞刀弄枪,骑马射箭。”

    “可我根本听不懂,有什么办法?”小萝莉不服气的反驳,又说道:“还有,哥你装什么装,我就不信你能听得懂那首什么蝶恋花说的是什么,你给我说说其中的意思。”

    那明显是在装象的年轻男子无话可说了,小萝莉则又说道:“我听得懂的诗就只有一首,就是李太白那首侠客行,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那才是真正的豪情万丈,真正的男儿诗词!比什么灯照红妆,风清柳岸,不知道要强出几千倍,几万倍。”

    言罢,那小萝莉还叹了口气,说道:“可惜,这世上只有一位李太白,再也没有人写得出这么豪气万丈的诗词了。”

    小萝莉这话说得声音颇大,那几名正在互相吹捧的文人全都听到,也不由全都斜目来看那小萝莉,赵荣却是不由来了兴趣,向那小萝莉笑道:“小娘子,不要把话说得太满,谁说李太白之后,就没有人写得出和侠客行一样豪气万丈的诗词了?”

    “谁能写?你能?”小萝莉满脸不屑的回答,显然不肯相信比那几个书生更加油头粉面的赵荣有这样的本事。

    “那我念一首词,请小娘子你听听。”赵荣微微一笑,念道:“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仕途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赵荣剽窃的这首词还没有念完,那小萝莉就已经瞪大了可爱的杏眼,也张大了可爱的红润小嘴,旁边的几个文人更是个个目瞪口呆,赵荣则是得意洋洋,又念道:“燕云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大声吟罢,赵荣才向那小萝莉微笑问道:“怎么样?小娘子,这首满江红,比起李太白的那首侠客行来如何?有没有你说的男儿豪情?”

    小萝莉下意识的飞快点头,又赶紧说道:“这位公子,请问你高姓大名,能不能把这首词写下来,让我带回家去慢慢品味?”

    赵荣笑笑,正想报出自己的名字,不曾想旁边赵小乙却突然拉了赵荣一把,向远处一指说道:“郎君快看,那位米小娘子。”

    赵荣下意识的回头,顺着赵小乙的指点看去时,也马上看到远处的人群之中,果然出现了米凝的婀娜身影,着急在米凝面前显摆的赵荣也不迟疑,忙向那小萝莉拱了拱手,说道:“小娘子恕罪,我还有点事,一会再和你说话。”

    言罢,赵荣快步冲出人群就往米凝所在的方向冲,留下小萝莉在原地跺脚惋惜,还有那几名书生在原地面面相觑,纷纷说道:“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这位公子的诗词,好生豪迈大气啊,与他的诗词相比,我们的诗词简直就象是春风杨柳,遇上了塞外狂风。”

    “这人是谁,怎么能做出如此气势磅礴的诗词?”

    “快,记下来记下来,呈上去请元晖先生他们品评。”

    几个书生这么商量的时候,那名红衣小萝莉也下定了决心,抬步就跟向了赵荣远去的方向,嘴里说道:“哥,走,跟上,看看那位公子还有没有新的诗词。”

    “红玉,慢点,等等我,人太多,我们别走散了。”小萝莉的哥哥无奈,也只好呼唤着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