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宋有个好弟子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 爽朗萝莉
    坚定的接受了拯救未来老丈人的重任后,马上就领着赵小乙出门,直接往润州城内的关河(现已断流)而来,打算在河边寻找屠奶奶在电视中介绍的那种黄花蒿。

    在这个期间,之前一直留在前厅的赵小乙当然少不得向赵荣问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赵荣回答得也很直接,说道:“找药,到了河边我再告诉你找什么药。”

    “郎君,找药干什么?”

    赵小乙糊涂又问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马蹄声和马嘶声,赵小乙不敢怠慢,忙一拉赵荣说道:“郎君,快闪开,有马来了。”

    赵荣点头,忙和赵小乙一起闪到路边让马,也这才看到一名红衣女子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小跑而来,然后因为很少看到女子骑马的缘故,赵荣自然少不得又细看了那红衣女子容貌一眼,还顿时小小吃了一惊,原来这名红衣女子不是别人,恰好就是那天在中冷泉文会上,那名引诱赵荣念出了满江红卖弄的那个漂亮小萝莉。

    更让赵荣意外的还在后面,策马小跑到了自己近前后,那小萝莉还马上盯住了自己,又一拉马让马停住,然后翻身跳下了战马,牵着马走到自己面前,冲着自己惊喜问道:“赵公子,怎么是你?你又进城里来了?”

    “小娘子,你认识我?”赵荣惊讶问道。

    “当然认识。”那小萝莉咯咯一笑,说道:“公子你那天在文会上出了那么大的风头,写出了那么好的几首诗词,我当然是想不认识你都难了。”

    “小娘子过奖。”赵荣谦虚答道。

    “赵公子,你知不知道,我还准备去找你。”那小萝莉又马上说道:“我打听到你家是住在丹徒镇外的赵家庄,还打算抽个时间去你家找你,但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小娘子,你找我做什么?”赵荣一听更糊涂了,一度还以为是自己的魅力非凡,让这个极有发展潜力的小萝莉对自己一见钟情。

    “当然是找你要书法和诗词啊!”小萝莉回答得理直气壮,又说道:“公子你忘了?那天在文会上,我听你念了那首满江红后,要请你把那首词写下来,让我带回家去拜读,你当时有事,说一会再说,但是后来你一直和元晖先生他们在一起,就没机会兑现承诺,所以我当然要找你兑现诺言了。”

    仔细一回忆发现是有这事,赵荣忙拱手道歉,说道:“小娘子恕罪,那天我实在太忙了,所以对你言而无信了一次,还请小娘子宽恕。”

    “没事,没事,公子你是太忙,不是故意失信。”那小萝莉大度的挥手,又说道:“但是赵公子,今天你一定得兑现承诺了,用你自创的硬笔书法,写你在文会上做的那几首诗词送我,让我回去好生拜读,也顺便让我欣赏和学习一下你的硬笔书法。”

    “小娘子,实在对不住,也实在不巧,今天还是做不到。”赵荣苦笑答道:“第一,今天我没带鹅毛笔,写不了硬笔书法。第二,我现在还有急事,必须得马上去办,所以只能是等下次再写给你。”

    言罢,赵荣又赶紧补充了一句,说道:“小娘子放心,大丈夫一诺千金,我说过的话一定会兑现承诺,就是今天不行,我真的有急事,必须马上去办。”

    “这么不巧?”小萝莉一听有些失望了,但很快又振作起来,笑容灿烂的说道:“没关系,我信得过公子,公子你既然有急事,那你就先去忙吧,书法和诗词的事等以后再说。”

    说完了,小萝莉也赶紧补充了一句,问道:“公子,你有什么急事,要不要我帮忙?如果远的话,我的这匹马借给你,你骑着去快一些。”

    说着,小萝莉还赶紧把马缰递给赵荣,赵荣则先是在心里赞了一句好一个办事爽快的小娘子,然后才摆手说道:“多谢小娘子,但是不必了,我就到前面的关河河边去采点药,没有多远,不用骑马。”

    “到关河河边去采药?”小萝莉好奇问道:“赵公子,你还懂医术?”

    “略知一点。”赵荣点头,又微笑说道:“小娘子,十分对不住,我急着去采药救人,就先告辞了,我们改日再聊。”

    “赵公子,我和你一起去。”那小萝莉竟然还是一个热心肠,想不想就说道:“关河的河边情况我熟,正好我也没事,我和你一起去,帮你采药。”

    “不必了,我带小乙一起去就行了。”赵荣含笑答道。

    “没事,没事,反正我也正好闲得无聊,就当是散散心,我们一起去。”那小萝莉坚持要去,还一拉马就往前走,说道:“公子,快走,救人如救火,我们一起去采药。”

    见此情景,赵荣也不好多说什么,同时也十分乐意和一个漂亮可爱的热情小萝莉同行,便点了点头,领着赵小乙跟上了小萝莉,一路直往润州城里的内河关河而来。

    地方确实不远,向前走了十几分钟,赵荣和小萝莉就已经来到了关河河边,还很快就找到了一处长满杂草的河滩,然后赵荣倒是必须得靠着赵小乙的搀扶才能下河采药,那小萝莉却是在河岸边的栏杆上一扶,一个鹞子翻身就轻飘飘的跳上了河滩,动作优美矫捷,让赵荣忍不住叫了一声好。

    下到了河滩后,还算识得一些植物的赵荣也很快就找到了一丛青蒿,不过赵荣却并没有急着采药,而是先扯了一些蒿叶放在手里搓揉,然后放到鼻下嗅闻,闻到只是一股青草味后,赵荣也这才对赵小乙和那小萝莉说道:“小乙,小娘子,你们在周围仔细找一找,我要的药和这种青蒿长得基本上一样,只不过揉烂以后有一股臭味,我要那种有臭味的青蒿做药。”

    “赵公子,你说的是不是臭蒿?”那小萝莉问道。

    “臭蒿?”赵荣有些拿捏不准,迟疑着说道:“或许是吧,要看了才知道。”

    “那我知道这种药。”小萝莉马上回答道:“那种药治小伤特别有效,手上脚上那里有点小口子,只要揉一点臭蒿的汁水涂在伤口上,很快就会好,我经常用。”

    说完了,那小萝莉先是环顾了一番四周,然后很快就冲到了另一丛青蒿旁,扯下几片叶子稍微搓揉,放在鼻下嗅闻,然后马上就回头对赵荣说道:“赵公子,找到了,我经常用的臭蒿,你快来看是不是你要找的那种药?”

    快步跑到那丛青蒿旁细看,见这丛青蒿与之前那丛没有味道的青蒿长得十分相似,只是颜色稍微黄一些,又扯下一些蒿叶用力搓揉,放到鼻下嗅闻,又马上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蛋腥臭味,赵荣顿时喜道:“没错,就是这种药,快采。”

    听到这话,那小萝莉连眼皮都没眨一下,马上从鞋筒子里拔出了一把雪亮的匕首,抓住那丛青蒿就砍,也很快就替赵荣采得一干二净,然后又快步上前,凭借着自己的经验替赵荣继续寻找黄花蒿,又很快发现了好几丛黄花蒿,揪着蒿尖抡刀不断,不过片刻时间就帮赵荣采到了一大捆黄花蒿,接着还是赵荣连说够了,小萝莉这才放手罢休。

    事还没完,和赵小乙把黄花蒿搬上了河岸,又和赵小乙一起把笨手笨脚的赵荣拉上了岸,小萝莉又主动问道:“赵公子,药送去那里,我和你一起去?”

    “城西米家。”赵荣答道:“是元晖先生病了,要用这种药治病。”

    听到这话,小萝莉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用马鞭把黄花蒿一捆,放在了马背上牵马就往前走,赵荣和赵小乙也乐得轻松,跟着那热情小萝莉又往来路而来,也很快就回到了米家门前。然后那小萝莉依然还是不用赵荣吩咐,把马往米家门前一拴,然后提了黄花蒿就往米家门里走,洒脱得就好象回到自己的家一样。

    让赵荣愤怒,自己好不容易替米友仁找到了治疗疟疾的良药,可是米宪出来接待的时候,却不但没有半句感谢,相反还皱着眉头看了看那困黄花蒿,用十分怀疑的态度问道:“赵公子,这就是你说的药?看上去,怎么和我家之前用的药一模一样?”

    “不一样,这是黄花蒿,不是普通的青蒿。”赵荣也懒得和米宪解释,说道:“米公子,派人到厨房找一个石臼和研锤来,再温一碗酒,给我拿一个罐子和一个盆。还有,准备点纱布。”

    米宪迟疑着不说话,前厅门外却传来了米凝的声音,吩咐道:“来人,去拿石臼和研锤来,温一碗酒,拿一个罐子一个盆,准备纱布。”

    “小妹,你真要让他治爹的病?”米宪愤怒问道。

    “爹快不行了,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试一试。”米凝回答得斩钉截铁,又向赵荣说道:“赵公子,辛苦了,还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没了,快把东西送来就是了。”赵荣答道。

    米凝点头,又看了看站在旁边的小萝莉,有些奇怪的问道:“赵公子,这位是……?”

    “姐姐,我叫梁红玉,是赵公子的朋友。”小萝莉回答得十分爽朗,说道:“刚才我在路上遇到赵公子去采药,就顺便去帮了点小忙。”

    米凝点头,正要开口向小萝莉梁红玉道谢时,却又愕然看到,赵荣已经瞪圆了眼睛,就象不认识的一样,死死盯住了梁红玉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