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宋有个好弟子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菩萨心肠
    考虑到米友仁已经吃下了赵荣的药,六神无主的米家母女最后还是答应了赵荣和梁红玉提出的要求,安排了两间客房让赵梁二人休息过夜,再紧接着,米宪少不得埋怨妹妹随意听信他人之言,冒险让米友仁吃下赵荣找来的药,黄醮也在旁边帮腔,和好友米宪联手把米凝数落得珠泪涟涟,心生后悔。

    米凝后悔也没用,药已经吃下去拿不出来了,所以米凝也只能是抹着眼泪说道:“哥,你别说了,还是等一个晚上看效果吧,如果过了今天晚上,父亲的身体还不见好,我以后不让他乱吃别人的药就是了。”

    “如果只是不见好还好。”米宪没好气的说道:“就怕病得更重。”

    “没错,世妹,你实在是太胡来了。”黄醮也再次指责道:“怎么能无缘无故相信一个外人的话,让世伯乱吃根本不靠谱的药。”

    听到这些话,心里本来就在七上八下的米凝难免更加后悔,但是又无可奈何,只能是这么说道:“世兄,哥,别说了,药已经吃下去了,还是看效果吧,你们下去休息,今天晚上我侍侯爹。”

    米宪也知道药吃进去就拿不出来,也只能是长叹了一声,邀请黄家父子和郎中到饭厅用饭,黄家父子和郎中谢了,先随着米宪到饭厅吃了晚饭,然后郎中告辞回家,黄家父子则一起返回他们借住的房间休息。结果也还是到了没有外人的时候,黄醮才向他的父亲黄相问道:“父亲,你说米世伯的病,还能不能见好?”

    “我怎么知道?”黄相随口答道:“只能是希望苍天庇佑,让你米世伯的病尽快好起来吧。”

    黄醮点点头,又问道:“父亲,那姓赵那个纨绔弄的药,会不会有效果?”

    “会有效才怪。”黄相冷哼说道:“《肘后方》是有青蒿治疟疾的方子,但那只是一个孤方,究竟有没有效果,只有当初写《肘后方》的葛洪知道,而且我们也已经用青蒿治过你米世伯了,事实证明毫无作用,那个姓赵的纨绔还不按医书用药,改了药方用酒炮药,当然更不可能有效果。”

    “这样最好。”正在盘算着心事的黄醮随口说道。

    “你说什么?”黄相听出不对。

    “没,没什么。”黄醮赶紧摇头,也赶紧转移话题,说道:“父亲,前些天我对你说的事情,你可还记得?如果米世伯能够好起来,你能不能在米世伯面前说一说,让我和他的女儿……?”

    “你不要抱太大指望。”黄相马上说道:“你米世伯的脾气我知道,为人虽然爱才,但是眼光很高,肯定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一个没有功名官职在身的人,你祖父又受元佑党人案牵连,后代不能再出仕为官,所以就算我们黄家和他米家是世交,他也很难看得中你。”

    “那他的病就最好永远别好,还最好赶紧归天。”黄醮在心里说出了自己的真正心声,心道:“他只要不治身亡,米家的事就是米世兄说了算,长兄如父,世妹的亲事也肯定得由米世兄做主,我和米世兄又关系这么亲密,说不定就有机会和世妹共结连理了。”

    是夜,守侯在米友仁病床旁边的米凝当然是彻夜难眠,米宪也在他的房间里翻过来覆过去睡不着,还一度起身到父亲的房外查看情况,黄醮却是在客房里做了一个好梦,先是梦到米友仁一命呜呼,怒不可遏的米宪把赵荣扭送进衙门治罪,又梦到懊悔万分的米凝匍匐在米友仁的尸身上嚎啕大哭,自己乘机上前,将痛不欲生的米凝搂在了怀里……

    很可惜,突然传来的喧哗声打断了黄醮的美梦,正当黄醮梦到好友米宪把妹妹的终身幸福托付给自己的时候,米家人居住的后院中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声音,吵醒了正在米宪面前保证一定会善待米凝一辈子的黄醮,而当听清楚了声音的来源后,黄醮还心中一喜,暗道:“难道已经断气了?”

    同时被吵醒的还有黄相,听清楚喧哗声是来自后院后,黄相也脱口说道:“不好,可能出事了,快,去看看什么情况。”

    来不及洗漱,黄家父子仅仅只是匆匆穿上外衣,然后就马上飞奔到了后院查看情况,结果满怀期待的冲进了人声鼎沸的米友仁房间时,让黄醮难以置信的事情出现了——已经卧床不起了十几天的米友仁,此刻竟然已经坐在床上,还在大口大口的吞咽着米凝喂的稀粥!

    “爹,你吃慢一点,你的病才刚好点,别吃太快了。”

    米凝柔声提醒,俏丽的脸庞上还挂着兴奋的泪水,米友仁则是如同饿死鬼投胎,一边点着头,一边迫不及待的把女儿喂到嘴边的稀粥吸溜进去,米母在旁边抹泪眼,脸上尽是欣慰笑容,米宪则在另一边激动搓手,还不断的问这问那,“爹,你感觉怎么样了?还有没有那里不舒服?”

    “好受多了。”米友仁答道:“手脚都有力气了,身上也不难受了。”

    这一刻,黄醮当然是把赵荣掐死的冲动都有。

    “元晖,你终于好了。”黄相激动的冲到了米友仁床前,说道:“你知不知道,这十几天来,我都快被你给吓死了。”

    “父亲,因为你突然病倒,黄世伯他们一直都不敢走,一直都留在我们家。”米宪也赶紧给黄家父子表功,说道:“如果不是他们帮忙,孩儿这十几天真不知道该怎么过。”

    “多谢分宁,让你操心了。”米友仁向黄相点点头,然后又转向旁边已经喂完了一碗粥的米凝,吩咐道:“凝儿,快,再给父亲盛一碗粥来。”

    “爹,你才刚好点,不能吃太多。”米凝断然摇头,说道:“还是先休息一下,一会再把药吃了,等到了中午我再给你喂粥。”

    勉强懂得一点医理,知道自己的病情才刚有好转,确实不能一下子吃得太多,米友仁也只好点了点头,然后又扭头去和黄相说话,米凝则猛的想起了一件大事,忙把粥碗交给丫鬟,自己则顶着熬夜留下的黑眼圈,快步向着赵荣居住的客房而来。

    让米凝意外,到得了赵荣居住的房间后,不但梁红玉也在赵荣的房中,桌子上还放着明显是从外面买来的早点,见米凝进房,正在吃早饭的赵荣还向米凝招呼道:“小娘子来得正好,肯定还没来得及吃早饭吧?我叫小乙在外面买了一些早点,快过来一起吃一些。”

    “姐姐,快来吃熟肉饼。”梁红玉也招呼道:“王记饼铺的熟肉饼,可香了。”

    米凝不答,只是含着眼泪快步走到了赵荣的面前,含着眼泪直接双膝跪下,赵荣眼明手快,赶紧一把搀住了米凝,微笑说道:“小娘子,不必如此,一点小事而已,用不着行这样的大礼。”

    “是呀,姐姐。”梁红玉也说道:“其实这件事你也有功劳,如果不是你相信赵公子,让米叔父喝下了赵公子的药,米叔父怎么可能会好得这么快?”

    “赵公子……。”米凝终于流下了眼泪,哽咽着说道:“大恩不言谢,小女子也没有什么可以报答公子的,今后公子但凡有什么吩咐,小女子一定全力做到。”

    “小娘子客气了,一点小事,不用放在心上。”赵荣微笑说道:“快,坐下来和我们一起吃早点。”

    “姐姐,用不着这么客气。”梁红玉也过来拉米凝,说道:“快坐下,和我们一起吃饭,你看你,眼睛这么黑,是不是昨天晚上一夜没睡,吃完了早饭赶紧休息,千万不要累坏了。”

    米凝含泪点头,也这才流着眼泪被梁红玉拉上了坐位,一边陪着赵荣和梁红玉吃早饭,一边眼中落泪不断,胸中明明有千言万语,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事还没完,桌上的早点被食量惊人的梁红玉基本上一扫而空的时候,昨天那个反对赵荣用药的郎中突然冲进了房间,还二话不说就直接冲到了赵荣的面前双膝跪下,激动说道:“公子,赵公子,小人有眼无珠,来向你请罪了。”

    “这位老先生,你这是干什么?”赵荣忙去搀扶那郎中,说道:“你的年龄要比我大得多,怎么能向我行这样的大礼?”

    “必须得行这样的大礼。”那郎中忙说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公子你医术通神,竟然能这么快就把那么重的疟疾治好,还对公子你出言不敬,说什么米先生吃了你的药就不能再吃我的药,对公子实在是多有冒犯,小人有眼无珠,小人该打,该打。”

    言罢,那郎中还真的抬手打起了自己的耳光,赵荣慌忙阻止,说道:“老先生不必如此,正所谓医者父母心,你不让米叔父吃我的药,也是担心我的药起不了作用对米叔父不好,也是出自一片好意,我怎么能够怪你?”

    “多谢公子宽宏大量。”那郎中大声道谢,又说道:“赵公子,小人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小人斗胆,想请公子你把治好米先生疟疾的药方教给小人,让小人能够用这个药方去救其他病人,让其他的疟疾病人能够象米先生一样,这么快就好起来。”

    让米凝和梁红玉意外,听到这话后,赵荣不但迟疑了一下,还又说道:“药方我当然可以教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答应了我才能教给你。”

    “请公子吩咐。”那郎中赶紧回答,又说道:“赵公子,你是不是希望小人保密,不要把你验方外传?如果是这样的话,小人现在就可以对天发誓,绝对……。”

    “错,大错特错。”赵荣摇头,说道:“我的条件是,你把我的药方学去了以后,千万不能有任何保密,必须要把我的药方教给你认识的其他同行,也就是你认识的其他郎中,让他们可以用我的药方,治好更多的疟疾病人。”

    “什么?”那郎中先是一楞,然后才回过神来,忙说道:“赵公子,你真是菩萨心肠啊。好,小人答应你,小人一定把你的药方尽量告诉给其他郎中,让他们可以用公子你的药方,治好更多的疟疾病人!”

    那郎中这么承诺的时候,旁边的米凝和梁红玉也已经一起恍然大悟,然后她们看向赵荣的目光,自然也更增加了几分敬重,同时在她们的眼中,赵荣的身形当然也变得更加高大,更加伟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