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楼乙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千一百二十章 变化无穷(上)
    楼乙自己能够感受到差距,对方又何尝感受不出来,蔡京眉头一蹙,隔空传音道,“朱武老匹夫,才区区千载岁月不见,你竟变得如此不济,是不是被你那条狗给拖累的啊?”

    楼乙自然不会发声,双掌交错画了个圆,随后阵法威力陡然提升,一头巨大的白虎浮现而出,它仰天长啸释放杀伐之威,那些正与金甲傀儡对战的士兵们立刻便得到了这股力量的加持。

    攻伐之力顿时暴增,将那金甲傀儡打得节节败退起来,另外一边一头巨大的玄武甩动着蛇一般的尾巴,大地在它的身躯之下震颤不休,它的力量使得攻伐的那些士兵们身上笼罩上了一层橙黄之光,看上去就像是一件件防御力强悍的甲胄一样。

    青龙之光使得厮杀的士兵爆发出更强的力量跟速度,朱雀之光使得士兵们手中的武器散发着不灭之炎,生命之火在它们体内燃烧,令它们的自愈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蔡京阴恻恻的笑着,讥讽道,“这么快便动用四象之力,看来你真的是黔驴技穷了!”

    蔡京双掌穹天,天空之上那十枚铜钱星辰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刹那间金殿之中流出金色的液体,这些液体以惊人的速度飞向金甲傀儡所在的方向,没过多久所有金甲傀儡全部被这些金液包裹起来,并急速开始发生变化。

    真文符文在这些金液之中流淌,很快所有的金甲傀儡摇身一变,全部变成了面目狰狞的凶兽,从它们的样子分辨,发现正是以贪婪闻名著称的上古凶兽饕餮。

    它们体型比之前的金甲傀儡足足大了倍许,变身之后的力量、速度、爆发力乃至防护力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才刚刚靠着四象之力扭转了一点局面的楼乙,顷刻间发现一切又回到了原点,甚至情况变得更糟了,饕餮以贪婪著称,一旦成为了它们的猎物,便会被啃得连渣都不剩。

    饕餮张开血盆大口? 撕咬着冲上前来的士兵,它们根本不畏惧士兵手中燃着不灭之炎的兵刃,反而因为它们上面的火焰? 显得格外的亢奋。

    这些庞然大物们发出刺耳的叫声? 连人带着盔甲一口吞下? 楼乙这才发现,这些饕餮竟然靠着吞噬这些阵法之力幻化出的兵士,来夺取阵法之力为其所用。

    若是如此的话? 再多的数量也将无济于事? 楼乙叹了口气,手中印决连连变动,整个天地震颤起来? 一道道巨大无比的墙壁拔地而起? 将整个战场分割成了八个不同的区域。

    而那些原本与幻化成饕餮凶**战的士兵们? 则在烟雾的笼罩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饕餮们仍然按照之前金甲傀儡的那种进攻方式循环向前推进。

    这些个庞然大物所过之处可谓寸草不生? 原本用来对付金甲傀儡的那些蛇麻树林? 也全部被这些贪婪的家伙吞进了肚子里,不仅如此这些家伙连四周的山峦跟河流也不放过,但凡能够塞进嘴里并且咬得动的,皆成了它们的美食,真不愧是饕餮? 确实贪得无厌。

    楼乙化主动为被动? 却是在想着反戈一击? 他用四象之力加持? 合八荒六合之力于一体,在墙后凝聚出了六道火龙,这火龙积攒了这八卦阵的大部分力量? 算是楼乙带给对方的一个惊喜。

    饕餮大军长驱直入,将诺大的八阵图形成的山河摧残的面目全非,但楼乙却一直没有在意,直到这些贪婪的饕餮,终于来到了那八座巨大的墙壁面前。

    它们并没有从两个墙壁的缝隙通过,而是选择了摧毁面前的巨墙,但终究还是低估了这墙壁的厚度以及硬度,最终饕餮无功而返,饕餮们眼中的映像,也传回到了蔡京的眼中。

    在他的眼中墙壁不仅厚重,而且上面流动着真文符印,墙壁之上更是刻画着巨大无比的真文拓印,他的饕餮傀儡撕不开这城墙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了。

    但蔡京桀桀一笑,露出了残忍的表情,随后便看到一头头巨大的饕餮,绕过墙壁向着那位它们专门预留出的通道冲了进去。

    两座墙壁之前的通道极为狭长,只能允许一头饕餮通过,但这些家伙又如何肯乖乖的排成一排通过,只见它们跳着从同伴的身上越过,通过这种方式来加快通过此地。

    而正当它们快要通过通道之时,迎面而来的炎浪瞬间将堵在前面的几头饕餮傀儡给掀翻了过去,随后一头巨大的褐红色炎龙涌动八荒之火,呼啸着冲向了通道的另外一头。

    炎龙张开大嘴喷吐出可怕的火焰,炙烤着被掀翻的饕餮傀儡,将它们烧得表皮都融化开来,不多时它们便再度变回了那种金液,再之后包裹在里面的金甲傀儡露了出来,原来它们在被包裹之后,便变身成了饕餮的骨架,但现在它们已经再没机会变成任何东西了。

    随着八荒烈焰的不断灼烧,所有胆敢冲进通道中的饕餮傀儡,全部被化作了金液,并在随后的炙烤之中化作灰烬。

    但蔡京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将所有进攻的饕餮傀儡,分成了两部分同时进攻,用一半的饕餮傀儡作为诱饵,诱使楼乙对它们出手,而剩下的二百四十头饕餮傀儡,则用利爪跟牙齿翻越了那高耸入云的城墙,向着楼乙所在的阵眼扑了过去。

    楼乙现在想要调转火龙来保护自己,便已经是来不及了,如今他还仅有的手段,便是这两仪之阵了,但令他尴尬的是,他自身对于道家的术法并不精通,也眉头见朱武施展过,对此他感到有些手足无措。

    不过好在他之前曾接触过八阵图,又从明心那里了解了一些阴阳之道得知识,现在这种情况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楼乙双掌向天,顺时针一转,头顶以及座下的两道太极开始缓缓旋转起来,楼乙口中喃喃自语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当他口中说出万物之时,不知为何脑海之中突然浮现出了无数的画面,那皆是此刻环绕在他身边的真文符文所形成的画面,楼乙就像是忽然开窍了一般,喃喃自语道,“原来如此,我好像有些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