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下第一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835 陈大宏,出来了
    炎夏大陆,圣宫门外。

    众人虽被恐怖的气流掀得纷纷倒飞出去,七零八落地摔翻在了一边。

    但当气流停止,众人发现自己其实并没受什么伤,只是有些轻微的刮擦和伤痕,骨头都没断上一根。

    众人当然面面相觑。

    因为他们清楚地很,这么庞大的一条白蛇,如果真想对他们做什么,恐怕在场的人无一能够幸免!

    众人纷纷爬起,不敢再向前一步。

    大白蛇也始终矗立在大门口,一双磨盘大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们,仿佛在说:“谁再上前一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是陈冬!”一声高喝突然响起,有人指着圣宫之中惊讶地道。

    陈冬,那当然是赫赫有名的,只是这人已经平白无故地消失一年了。

    众人纷纷朝着圣宫之中看去,果然在人群中发现了陈冬的身影。

    “真是那小子啊……”屈鸿才目瞪口呆地说:“这么大的动乱……不会是他造成的吧?”

    “真是陈师兄,他怎么穿着古代人的衣服?”卓一舟也无比诧异,自从陈冬屡屡收拾他、帮助他,这位小师弟现在对陈冬还是比较尊重的。

    “是……是主人……”崔梦曼怔怔地说。

    “叫谁主人?”卓一舟狠狠瞪了崔梦曼一眼。

    “你……你是我主人……”崔梦曼低下了头。

    当然,这对夫妻之间的对话,旁边并未听到。

    “是我儿子!”人群中,一个身影冲出,正是率领杨府前来的杨素琴。

    陈冬消失的这一年里,杨素琴当然每天都在焦虑之中。

    杨素琴面色焦急,她不知道圣宫之中发生了什么事,但也绝不相信是陈冬把圣宫搞成这个样子的!

    她迫不及待地想进去看看,但门口却被这条恐怖的大白蛇拦住去路。

    大白蛇才不管这是不是陈冬的妈。

    反正陈冬说了,谁都不能放进来!

    ……

    圣宫之中。

    炎圣等人看到那条恐怖的大白蛇,当然也是无比惊异、震撼!

    没人知道那条大白蛇是怎么出现的,但它显然很听陈冬的话,是陈冬的小伙伴。

    看到大白蛇恪尽职守,确实没放进来一个人,陈冬才满意地转过头来,重新盯着脸色显然愈发苍白的炎圣。

    “你到底想干什么?”炎圣内心无比慌张,面上依旧咬牙切齿。

    “我想干什么,取决于你干了什么。”陈冬一步步朝着炎圣走过去,沉沉地道:“我就问你一句话,我父亲还活着么?”

    炎圣反问:“活着怎么样,死了又怎么样?”

    陈冬冷笑一声:“活着,什么话都好说,可以坐下来慢慢谈……死了,那你就给我父亲陪葬吧!”

    “飕”的一声,陈冬的身影一闪而过,以极快的速度来到炎圣身前。

    下一秒,吴王剑的剑尖已经对准炎圣的喉咙。

    “你干什么……”

    “陈冬,你好大的胆子……”

    四周的圣卫队一看这还了得,纷纷朝着陈冬冲了过来。

    但下一秒。

    陈冬的身体四周突然凝结出数百支气剑来,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如同庞大的剑雨一般,“飕飕飕”地刺向众人。

    “啊……啊……”

    无数的惨叫声响起,几乎在一瞬间内所有人都倒了下去。

    当然,陈冬没有要他们的命,只是让他们暂时爬不起来而已。

    他们又没有错。

    偌大的圣宫,瞬间变得空荡起来,还保持站立姿势的只有陈冬和炎圣了。

    哦不,还有一个宋卫国。

    陈冬当然不会伤他。

    只是看着四周众人都倒下了,而且一个个发出哀嚎之声,只有自己还站立着,实在有点尴尬。

    宋卫国看了陈冬一眼,自觉地躺了下去。

    而在圣宫门外,众人看着这幕,当然个个都傻了眼。

    这是……一人单挑整个圣宫的节奏啊!

    “那家伙……实力究竟强到什么地步了啊……”屈鸿才目瞪口呆地说着,毕竟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

    “陈师兄……好厉害……”卓一舟也怔怔发呆。

    “陈冬,你冷静点,不能伤害圣上!”杨素琴高喊着。

    听到母亲的声音,陈冬先是浑身一颤,但他并没有回头去看。

    一年不见,他当然很想念母亲,但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剑尖抵在炎圣的喉咙上,炎圣自然一动都不敢动,额头上的冷汗也更加密集。

    但他依旧无比强硬,咬牙切齿地说:“你父亲犯下杀人之罪,上三族的崔名贵死在他手上,按律当然应该毙掉……”

    一听这话,陈冬当然无比恼火,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愤怒。

    他早想过父亲可能已经去世。

    他也做好准备,要让炎圣血债血偿。

    现在,就是实行的时候了!

    “那你就去死吧!”

    陈冬一发狠,剑尖就要往前刺去,想要炎圣的命也不过是一瞬间。

    鲜血已从炎圣的喉咙口渗出来。

    “陈冬,你父亲还活着!”就在这时,一道颤颤巍巍的声音响起。

    陈冬猛地回头一看,就见两人正匆匆忙忙地奔过来。

    其中一人是侯吉莫,另外一人则是……陈大宏!

    陈大宏确实没有死。

    一年前,炎圣确实准备毙了陈大宏,毕竟陈大宏杀得可是上三族之一的崔名贵。

    但就在行刑的前一天,陈冬突然大闹圣宫,最后还离奇地失踪了。

    就在炎圣的眼皮底下,失踪了!

    炎圣心里面毛毛的,实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担心陈冬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出现,终究还是给自己留了一手,将陈大宏的刑期无限推延了。

    这一年来,无数信息显示罗斯大陆那边正在制造新的机器人,炎圣自然将重心放在了这上面,就渐渐把陈大宏忘却了。

    就在刚才,十名新型机器人突袭圣宫,侯吉莫最先被打飞出去,身受重伤,两条手臂都骨折了。

    接着又是混战,炎圣和一名机器人打得有来有回,其他圣卫队员则被机器人无情地屠杀和碾压。

    侯吉莫强撑着残破的身体,到冷宫的地牢中去放陈大宏。

    可惜的是,他的双臂都骨折了,想放都放不了。

    不料,陈大宏竟然自行撑破锁链、打破牢笼,冲了出来。

    原来,只要陈大宏想走,区区冷宫地牢根本困不住他!

    听说炎圣正被袭击,陈大宏心急如焚,立刻和侯吉莫一起奔出地牢。

    结果在这期间,陈冬已将所有的事情搞定,还把所有圣卫队员都“干掉”了。

    就连炎圣都被他刺破喉咙、淌出鲜血。

    看到父亲乍然现身,陈冬激动地浑身都发起抖来。

    这一年来,他最关心、最牵挂的人就是父亲!

    他幻想过无数次父亲可能已经去世,但又无数次地幻想父亲或许还活着。

    这一年来,他可谓度日如年。

    如今,看到父亲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陈冬再也压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颤巍巍地叫了一声:“爸!”

    陈大宏的状态不是太好,在地牢中呆了一年多的他,虽说有吃有喝,但基本没洗过澡,浑身上下都是臭烘烘的,衣服也早就因为锁链的撕扯而破烂不堪。

    也就现在正是深夜,否则他的眼睛都未必能适应现场的环境。

    这一年多来,陈大宏始终在地牢里呆着,一点都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

    陈冬曾经大闹圣宫还离奇失踪,陈大宏也不知道。

    所以在陈大宏眼里看来,就是一出狱,并没发现传说中的机器人,只见到陈冬将炎圣的喉咙刺破了。

    这还了得?!

    他陈家可是七代忠良,祖上还曾经出过一位大帅!

    对皇家,那必须是忠心耿耿、以命守护。

    “你这个混蛋,干了些什么啊!”

    陈大宏一声怒喝,猛地冲到陈冬身前,狠狠一巴掌甩下去。

    陈冬不躲不避、泪流满面。

    只要父亲还活着,甩他十个巴掌、一百个巴掌都行!

    但这一巴掌终究还是没扇下去,停留在了陈冬面颊旁的几公分处。

    怒归怒,也还是舍不得打儿子啊……

    “爸……”

    陈冬终于痛哭失声,扑到了陈大宏的怀里。

    为了这一幕,他等得太久、太久!

    “这孩子,都多大了,哭什么啊……还有,你穿得这是什么东西?”陈大宏有些手足无措,作为一个粗犷的老爷们,很少经历这种细腻的感情,只能试着转移话题。

    四周的人也是一片愕然。

    先前的陈冬十分冷酷、无情,举手投足间便废掉数名机器人,还把众多护卫队员全打趴了,像个无情的杀人机器。

    但是现在,口中叫着爸爸、泪流满面的陈冬,反差也着实有些过分的大了。

    陈冬则不管那些,仍旧扑在父亲怀里尽情哭着。

    除了激动之外,陈冬还注意到父亲身上依旧酒气熏天,看来即便在地牢中也没有少喝酒,炎圣除了没有给他自由,其他待遇倒还不错。

    想到这里,陈冬心中的怨气倒是稍稍少了一些,但还是忍不住地不断流泪。

    “好了,好了,没事,我没有真的要打你……”陈大宏一边拍着陈冬的背,一边说道:“我跟你说过很多遍了,咱们陈家七代忠良,祖上还出过一位大帅……陈家对皇室必须忠心耿耿,怎么能拿剑指着圣上呢?赶紧跟人道歉,知道没有?”

    给炎圣道歉?

    门都没有!

    陈冬擦了擦泪,挺起身来,执着地说:“我不!”

    “你这孩子,非逼我打你是吧?!”

    陈大宏又来了火,再度举起了自己的手。

    不过就在这时,一道怒吼之声突然传来,震得现场众人的耳朵嗡嗡直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