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下第一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837 你的专机,太慢
    别说炎圣,圣宫中所有人,听到陈冬的话后,均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

    大家都知道陈冬的实力很强,一人一剑就能干掉罗斯大陆所有的机器人,但说炎夏大陆的君主之位都看不上……

    是不是太夸张了?

    就连陈大宏都听不下去了,虽说炎圣不让他再说话,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陈冬这么口无遮拦吧?

    陈大宏正准备训斥陈冬几句,就见陈冬突然又拔出一柄剑来。

    没人看到陈冬是从哪里拔出这柄剑的,但是此剑镶满玉石,流光溢彩!

    “干什么你,还敢对圣上动手吗?!”

    陈大宏怒火中烧,伸手就要去夺陈冬手里的剑。

    “住……住手……”一道颤巍巍的声音响起。

    陈大宏回过头去,说话的人正是炎圣。

    炎圣直勾勾地盯着陈冬手里的剑,面色变得极其诧异、吃惊:“这是……这是……”

    “你知道的,流玉剑。”陈冬淡淡地道。

    四周众人都不知道流玉剑是什么东西,炎圣却是知道的!

    听到“流玉剑”这个名字,炎圣登时倒吸一口凉气,他可太清楚这是什么东西了。

    这是炎祖贴身的宝物啊!

    皇室的祠堂中,至今仍保存着一张炎祖几百年前的写实画像。

    画像中的炎祖剑眉星目、玉树临风,手中就持着这柄流玉剑,每一颗宝石的方位都分毫不差。

    皇室中的资料记载,炎祖开创炎夏大陆没几年,便把位子传给了当时的大儿子,他自己则离奇地失踪和不见了……

    而和炎祖一起不见的,就有这柄流玉剑!

    有那么一瞬间,炎圣以为陈冬仿造了一柄流玉剑,但他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他家中的祠堂极为隐秘,除了他自己外,根本没有人进去过。

    “真的是流玉剑……你从哪弄来的?”炎圣的呼吸都有点急促了。

    “你别管我从哪弄来的……”陈冬淡淡地道:“你就说,这柄剑管不管用?”

    “……管用。”炎圣的脸色凝重起来。

    炎祖还在位时,曾说过“见此剑如见本人”的话,当然这都是记录在皇室资料里的。

    炎圣当然可以翻脸不认,毕竟皇室现在是由他做主的,可陈冬能把这柄剑拿出来,就让炎圣觉得此事非同小可,实在猜不透陈冬这一年来究竟有何奇遇,所以当下倒也不敢过分强硬。

    “还通缉我么?”陈冬手握流玉剑,继续问道。

    “……不了。”炎圣只能继续无语。

    四周的人当然无比吃惊,谁都搞不懂刚才还铁骨铮铮的炎圣,怎么在陈冬拿出一柄莫名其妙的剑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就连陈大宏都很诧异地看着陈冬。

    “不通缉我就行。”陈冬冷笑一声,收起了流玉剑。

    就在众人疑惑流玉剑又是怎么突然消失的时候,陈冬的声音又缓缓响起来:“我会去摧毁罗斯大陆的科研中心,也会去杀了A教授、拿回设计图,但不是因为你这家伙的命令,而是为了这个国家的安危!”

    说到底,陈冬是炎夏大陆的人,当然不希望这里陷入战乱。

    这里有他的家人、爱人、朋友……

    更何况,杨大帅还驻守风魔山。

    两个大陆一旦开战,首当其冲的就是风魔山!

    炎圣当然变得欣喜起来,立刻说道:“好,那就都靠你了……”

    作为君主,炎圣当然是很好的,勤政爱民、胸怀天下。

    为了这片大陆,他好像可以付出一切。

    但作为一个人……

    陈冬真的是很不喜欢他!

    陈冬冷哼一声,搀扶着父亲的胳膊说:“爸,我们回去吧!”

    陈大宏有些迷茫地看了炎圣一眼。

    炎圣立刻说道:“一号兵器,这一年多你也受苦了,快回去歇歇吧!”

    “是,谢谢圣上……”陈大宏这才跟着陈冬,一步步朝着圣宫外面走去。

    圣宫门口,大白蛇依旧堵在这里。

    “小白,回来了!”陈冬大喝一声。

    大白蛇立刻缩小,最后化成一道白线,“飕”一声钻到了陈冬的领口里。

    圣宫外的众人当然吃惊不已,完全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但又不敢多问。

    “儿子!”杨素琴第一个奔了进来。

    “妈!”陈冬扑了上去,母子二人紧紧地抱在一起。

    “加……加我一个行吗……”陈大宏紧张地搓着手,他很想抱抱这两个人,但又不敢。

    毕竟杨素琴一直很排斥他。

    杨素琴抬起头来,泪流满面地冲他点了点头。

    陈大宏顿时欢喜地像个孩子一样,张开双臂同时将杨素琴和陈冬拥在怀里。

    “哭什么哭,一家人好不容易团聚,应该开开心心的嘛!”陈大宏爽朗的大笑声回荡在圣宫中,这一年多的地牢生活对他来说仿佛完全不叫事。

    与此同时,屈鸿才、洛伊人、崔梦曼、卓一舟等人也都奔了进来。

    “陈冬,你回来了……”屈鸿才确定那条大白蛇消失了,才敢和陈冬搭话。

    “陈师兄,这一年来,你去了哪里啊?”卓一舟也迫不及待地问着。

    陈冬抬起头来,说道:“屈叔叔,卓师弟,我失踪的事情说来话长……”

    就在这时,炎圣突然急匆匆地奔过来。

    “陈冬,不好了,刚才你外公打电话,说是罗科夫大帅突然对他发起袭击……该死的罗斯大陆,动作也太快了!”炎圣咬牙切齿。

    “什么?!”不光陈冬,四周的人均是大吃一惊。

    罗科夫大帅镇守罗斯大陆那边的风魔山,一旦开战,很快就会席卷整个东北,接着就会蔓延到全国!

    炎圣继续说道:“我已经命人去支援了,但我担心罗斯大陆那边又派出机器人……”

    “我这就去!”陈冬斩钉截铁地说着,又回头对陈大宏和杨素琴道:“爸,妈,你们先回去,我去外公那里!”

    “好,我这就派专机……”炎圣回过头去,准备下令。

    “不用,专机太慢!”

    回到地球,陈冬本想好好和家人、爱人、朋友好好聚聚,现在看来事情真是一波接着一波。

    陈冬抽出吴王剑来,将剑往前一丢,剑就悬浮在了身前。

    接着,陈冬踏在剑上,“飕”的一声朝夜空中飞了出去。

    陈冬当然可以直接飞走,但自从可以“以气驭剑”之后,尤其是练到《风雷剑》的第五剑后,已经开始有意识地训练自己“御剑”的能力了。

    即便如此,也足够震惊现场的所有人了!

    所有的人抬起头来,看着飞驰在夜空中,渐渐化作一个小点的陈冬,全都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嘴巴张得可以放下一个西瓜,久久说不出话来。

    “我一定是喝醉了……”陈大宏捶了捶自己的脑袋,有些无语地说:“我怎么看到儿子飞走了呢……”

    “儿子是真的飞走了……”杨素琴怔怔地说着。

    ……

    风魔山。

    杨大帅和罗科夫大帅已经交战了一段时间。

    是罗科夫大帅先动手的,他在接到安德鲁君主的命令后,立刻趁着深夜发动袭击。

    他先动用了迫击炮,轰炸杨大帅的营地。

    没动用更高级别的战斗机或是导弹之类,那个动静太大,很容易被察觉。

    好在杨大帅也不是吃素的。

    在这“和平”的一年多里,他坚持在风魔山中布置暗哨,偷偷观察罗科夫大帅那边的一举一动。

    罗科夫大帅布置好迫击炮后,杨大帅这边同样布置好了。

    两边开始对轰。

    “轰轰轰——”

    “轰轰轰——”

    巨大的炮火声震撼了整个山林,所有野兽都被吓得瑟瑟发抖,更引起了“风魔寨”的注意。

    风魔寨的人纷纷从梦中惊醒,听到山中的炮火声,也是个个吃惊不已。

    “发生什么事了?”

    “杨大帅和罗科夫大帅打起来了?”

    众人纷纷去向石傲雪报信。

    石傲雪当机立断地说:“杨大帅是陈冬的外公,咱们立刻去杨大帅那边,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三更半夜,石傲雪率众前往杨大帅处。

    众人都是练家子,对风魔山也很熟悉,这点山路对他们来说当然不是事。

    他们赶到杨大帅的营地时,两边的炮火已经炸过一轮,并且到了“短兵相接”的一步。

    两边的卫兵各自占据有利地形,疯狂地向对方开着火。

    但,罗斯大陆那边显然更有准备,一波又一波的兵源加入罗科夫大帅营下。

    对方的兵力,很快达到杨大帅这边的五倍之多。

    凭借着杨大帅丰富的作战经验,才扛住了对方一次又一次凶猛的袭击,但他手下的兵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

    杨大帅已经向炎圣汇报过,炎圣也指挥最近的战区过去支援了。

    只是看目前这个情况,等到支援到达,杨大帅这边基本也全军覆没了。

    “看来,是天要亡我了!”

    杨大帅无奈地哀叹着,但也始终坚定不移。

    “给我撑住!”满头白发的杨大帅,眼看着四周的人越来越少,他也亲自拔枪上阵,并且大声怒吼:“哪怕还剩下一个人,也要给我把风魔山守住了!这是我们的国土,一寸也不能退,一分也不能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