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下第一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004 你牛,真牛
    本来是想彰显决心,结果却把自己弄伤了,搞得陈冬有点哭笑不得。

    不得已,又跑了一趟医务室。

    等再回来的时候,第三节课已经下了,宿舍几人第一时间迎上来。

    “陈冬,你去哪……呀,你的手怎么了!”石凯第一时间注意到陈冬手上缠着纱布。

    “是啊,你手怎么了?”路远歌也紧张地问着。

    陈冬能感觉到,宿舍几人是真的关心自己,明明相处才没几天!

    他的心中有些感动,摇摇头说:“没事,不小心划伤了。”

    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王莹也注意到了陈冬缠着纱布的手,忍不住皱着眉说:“我告诉你,不要想碰瓷啊……”

    陈冬旷了节课,回来还把手弄伤了,王莹也挺紧张,担心老师问起来了,把她牵扯进去。

    陈冬没好气地说:“你放心吧,跟你一点关系都没!”

    王莹这才松了口气,但还是说:“苦肉计也没用,别以为弄成这样子,我就会多看你一眼……”

    “我可去你妈的吧!”陈冬终于忍不住大声骂了起来:“你咋那么自作多情呢?”

    之前在洗手间砸过玻璃以后,陈冬就暗暗发誓不再受任何人的气了,既然王莹第一个撞到枪口上来,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曾经喜欢过她又怎么样,陈冬现在就是要翻脸不认人,谁也不要再想骑到自己的脖子上!

    看到两人又吵起来了,班上的人再次齐刷刷看过来。

    王莹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同样恼火地说:“难道不是?昨天你给我写情书,让我做你的女朋友,我不答应,你就把自己手弄伤了,还说不是想引起我的注意?”

    也不能怪王莹误会,这么干的男生确实不少,稍有点不顺心就用自残的方式吓唬别人。

    但陈冬不是这样的人。

    “是你妈个头啊!”陈冬彻底上了火,他也是有尊严的,哪能让一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地侮辱自己,于是口不择言地骂道:“真以为老子喜欢你呢?老子只不过拿你试试手罢了,就你这样的货色,老子根本就看不上!能入老子眼的,只有肖潇那种女生,能做老子女朋友的也只有肖潇!”

    在年级里,肖潇是和宋桥一样齐名的小太妹。

    而且,肖潇长得非常漂亮,大眼睛、大长腿,如果说王莹是班花级别的,肖潇算得上是校花级别的了。

    开学的几天里,陈冬见过几次肖潇,每次都有一群人簇拥着她,有男有女、十分热闹,阵势和宋桥不相上下,再加上出色的外表,十分吸引眼球。

    搁在平时,陈冬都不敢正眼看肖潇,现在也是豁出去了,只有把肖潇搬出来,才能压王莹一头。

    但是可想而知,这种话一出口,不只是王莹,全班都傻眼了。

    只有肖潇能做他女朋友?

    好……好大的口气啊……

    本来,看到两人吵起来了,路远歌一直想帮陈冬说几句话的,现在直接憋回去了,一脸“你完蛋了”的样子看着陈冬。

    陈冬自己却是一点都不后悔,说就说了,后悔什么?

    “好……好……记住你刚才的话,可别不承认了!”王莹转身往外奔去。

    陈冬不知道王莹要去哪,是去叫宋桥呢,还是去叫肖潇?

    不过无所谓了,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最好是一起来,让他彻底扬一把名。

    但王莹还没跑出去,上课铃就响了。

    王莹只能返回来了,但也恶狠狠地说:“你等着放学哈!”

    陈冬一点都没放在心上,一脸满不在乎地上着课,就是手时不时伸进口袋里摸一下,那里有块玻璃碎片,是他之前在洗手间里捡回来的。

    摸着这块玻璃碎片,才能让他稍稍安心一点。

    过了很久,下课铃声终于响起。

    这是上午最后一节课,通俗点说就是放学了,王莹第一时间飞奔出去,不知道去叫谁。

    教室里,有的学生起身去吃饭了,有的学生还留在原地,打算看看热闹。

    路远歌来到陈冬身前,低声说道:“一会儿我陪着你!宋桥这没问题,钱给了他就行,肖潇那边可能有点麻烦,我让宋桥帮你说说话吧。”

    石凯和冯斌虽然没有过来,但也不停往他这边看着,显然很关心他,就是帮不上忙。

    陈冬觉得宿舍这几个人都挺好的,但还是打心眼里不想牵扯他们,便对路远歌说:“没事,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要插手。”

    “为什么?”

    路远歌很疑惑地看着陈冬,现在他是宿舍唯一能和宋桥说上话的,也是唯一能帮上陈冬忙的,怎么还拒绝了?

    陈冬实在没脸说自己钱被骗了,只能说道:“没事,你不用管。”

    与此同时,教室门口传来声音:“陈冬!”

    陈冬抬头一看,果然是宋桥来了。

    陈冬起身往外走去,路远歌本来想跟上来,但被陈冬给按住了。

    “没事,我自己处理吧。”

    路远歌只能眼睁睁看着陈冬一个人出去了。

    教室门外,站着宋桥和几个男生。

    “钱呢?”宋桥问道。

    “没有。”陈冬回答。

    宋桥皱起了眉,疑惑地看了看教室里的路远歌,这事一直是路远歌在中间斡旋。

    但路远歌坐在教室里没有动。

    “你什么意思吧?”宋桥又看向陈冬,声音有些冰冷。

    “没什么意思,就是没钱。”陈冬沉沉地道。

    他是真的没钱,仅有的一百块都被疯老头骗走了。

    宋桥却以为陈冬在耍自己。

    上午还说放学给钱,现在又说没钱,不是耍自己是什么?

    宋桥气不打一处来,大力哥还在校门外面等着,自己要不上钱,脸往哪搁?

    “跟我来卫生间!”宋桥几乎是吼着说出这句话。

    宋桥打算狠狠收拾陈冬一顿,但也不想在走廊里动手,被老师发现就不好了。

    以往他说出这句话,谁都得乖乖地跟过去,陈冬却平静地说:“去什么卫生间,有话就在这里说吧。”

    说这话的时候,陈冬又把手伸进口袋里,捏紧了那块玻璃碎片。

    “哎我去……”

    宋桥彻底火了,整个高一还没人敢和他这么说话,也不顾什么走廊不走廊了,抬脚就要往陈冬身上踹。

    “等等,等等!”

    陈冬刚想躲开,突然有人急匆匆奔过来,拦在他和宋桥中间。

    “侯长青,你干嘛?”宋桥疑惑地问。

    陈冬一抬头,发现是个又高又瘦的帅小伙,他认识这个人,在年级里也挺有名,经常和肖潇在一起的,大家都说他是肖潇的孙子。

    因为肖潇在他面前,真的就跟奶奶一样,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追狗,他不敢撵鸡!

    就一句话,这个侯长青,对肖潇唯命是从,堪称是真孙子。

    侯长青嬉笑着,冲宋桥说:“没事,我有句话问他。”

    接着又看向陈冬,嬉皮笑脸地问:“你之前说什么,只有肖潇能当你女朋友?”

    其实侯长青一出现,陈冬就猜到为什么了,更何况在侯长青的身后不远处,还隐约看到了王莹的身影。

    王莹抱着双臂,正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他。

    所以侯长青这么问,陈冬一点也不意外。

    陈冬点点头说:“是的!”

    旁边的宋桥一脸震惊,教室里的路远歌也暗暗叹气。

    这小子惹的麻烦真是越来越大了啊。

    “哈哈哈哈……”侯长青反而大笑起来:“行啊,你小子可真胆大。没事,我就是来问问,暗地里幻想肖潇的不知道有多少,敢这么直接说出来的你还是第一个……肖潇说了,你给自己两个嘴巴,这事就算了吧,她也懒得找你。”

    陈冬疑惑地问:“我为什么要给自己两个嘴巴?”

    “因为你说错话了啊!”

    “我没觉得自己说错啊!”

    侯长青不笑了。

    侯长青很意外地看着陈冬:“你还是坚持认为只有肖潇能当你女朋友?”

    “对啊!”

    陈冬也不是真的看中肖潇了,实际上他根本没往那方面想过,但有道是男人一个唾沫一个钉,既然说出口了,肯定不能反悔。

    侯长青愣了半晌,才冲陈冬竖了下大拇指:“你牛逼,真牛逼……”

    说完,侯长青转身就走,显然要去告诉肖潇。

    趁着这个空挡,宋桥一把抓住陈冬的领子:“你到底给不给钱?”

    “说了,我没钱!”

    陈冬彻底火了,也是彻底豁出去了,狠狠一把将宋桥推开了。

    大力哥二十多岁了,比陈冬高一截、壮一截,实在反抗不了,但是面对同龄人,陈冬还是敢拼一拼的。

    “他妈的,反了天了!”

    宋桥也是怒火中烧,这么炸刺的新生还真是第一次见,再次朝着陈冬扑上去,和宋桥一起的几个学生,也都默契地冲向陈冬。

    陈冬知道双拳难敌四手,所以也没犹豫,立刻把手伸进口袋,打算把早就准备好的玻璃片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