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下第一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005 鼎鼎大名的肖潇
    陈冬已经做好准备面对一场狂风骤雨,什么宋桥、肖潇、大力哥,谁都别想骑在他的头上!

    就是要死,也得咬下他们一块肉来。

    口袋里的那块玻璃碎片,就是给宋桥准备的,也是陈冬给自己的投名状。

    但也就在这时,几个人突然从教室里奔出来,是路远歌、石凯和冯斌。

    “怎么了这是,有话好好说啊……”

    路远歌拦着宋桥,石凯和冯斌也站在陈冬身前,伸手拦着对面的几个人,一边拦一边说别打了、别打了。

    陈冬知道石凯和冯斌都挺老实,能和路远歌一起出来真是很不容易。

    感动之余,宋桥也在大声骂着:“他妈的,这小子耍我,今天我非弄死他不可!路远歌,你让开!”

    “到底怎么回事……”路远歌仍旧拦着宋桥,不让他靠近陈冬。

    两边的人正在互相推搡,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一名巡查的男老师突然出现在走廊上,看到这边乱成一团,立刻骂了起来:“搞什么鬼,干什么呢?”

    众人立刻一哄而散,宋桥等人也趁乱离开了,不过走前狠狠瞪了陈冬一眼,显然是说这事还没有完。

    路远歌等人也拉着陈冬赶紧走了。

    三中不算是太好的学校,但对打架管得很严,轻则警告处分、重则开除学籍,谁也不敢闹得太过分了。

    402宿舍的几个人出了教学楼,才都纷纷松了口气。

    路远歌最先开口:“陈冬,怎么回事,怎么打起来了?”

    到这时候,陈冬也不能不说实话了,宿舍的人这么帮着自己,还瞒着他们就太不仗义了。

    陈冬灰头土脸地说:“我也被疯老头给骗了……”

    “啊?!”几人都很诧异。

    陈冬讲了一下昨晚的事,很是惭愧地说:“路远歌,对不住啊,你借我的钱也被骗走了……”

    路远歌沉默了下,叹着气说:“没就没啦,以后注意点吧……这样,大家都凑一凑,帮陈冬度过这个难关吧。”

    石凯和冯斌的家境都很一般,但都接受了路远歌的提议,这个二十,那个三十,路远歌又拿了五十,凑了一百块钱交给陈冬。

    陈冬却说什么都不要了,还说这是自己的事,让他们别管了。

    几个人正僵持不下,一个人突然窜到他们身前,一把就将钱抢走了,还笑嘻嘻说:“都不要,那给我呗。”接着转身就跑。

    陈冬一看,竟然是侯长青,当然气到不行,立刻就上去追。

    石凯、冯斌、路远歌也都纷纷追了上去。

    侯长青跑得还挺快,在校园里窜来窜去,进了食堂旁边的一个小花园。

    402宿舍的人围追堵截,总算是把侯长青拦住了。

    “把钱给我!”陈冬怒目圆睁,其他几个人也骂骂咧咧。

    “开个玩笑嘛,何必那么当真。”侯长青笑嘻嘻地把钱还了回去。

    真是个神经病!

    陈冬暗自骂着,拿了钱准备走人,但一回头,就看到前面的草地上坐着十几个人。

    402宿舍的人都愣住了。

    午后,阳光正好、长柳依依,这十几个人里有男有女,有的正在看书,有的正在打牌,还有的抽烟、喝酒,嬉笑之声此起彼伏,像是校园里的秘密基地。

    “肖潇,我把人带来啦!”侯长青笑着说道。

    就这么一句话,草地上立刻安静下来,十多个人齐刷刷地往这边看来。

    人群之中,一个正在看书的女孩子站了起来,个子挺高,足有一米六五的样子,虽然穿着校服,却难掩两条傲人的大长腿。

    关键是人也长得漂亮,高挺的鼻梁和大眼睛,皮肤白的像混血儿,稍微自卑点的都不敢直视她。

    402宿舍的人都认识,这就是年级里鼎鼎大名的肖潇。

    绝对校花级别的人物。

    路远歌一脸幽怨地看着陈冬,心想再让你乱说话,人家找上门了吧!

    陈冬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仿佛早料到有这一刻,反而很平静地看着肖潇。

    “谁是陈冬?”肖潇冷眼扫了过来。

    “那个就是!”肖潇身边又站起来一个女孩,竟是王莹。

    王莹也挺漂亮,但是大家之前都没注意到她,可能是因为光彩都被肖潇给夺走了。

    王莹还是一脸气冲冲的样子,指着陈冬说道:“就他,每天色眯眯地看着我,还给我写那么恶心的情书,今天骂他还不承认,说看上的是你,只有你能做他的女朋友!肖潇,这人嘴太贱了,你得好好的收拾他一顿。”

    肖潇看向陈冬的眼神愈发阴冷了,草地上其他人则都似笑非笑地看着陈冬。

    “那个,都是误会……”路远歌赶紧说道:“我哥是范大海,他和宋桥关系不错……”

    “闭嘴。”肖潇冷冷地说了一声。

    路远歌立刻闭上了嘴。

    没办法,肖潇的气势太强了,虽然只是个女孩子,但路远歌真就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路远歌的心中暗暗叫苦,这地方可没有老师巡查,陈冬在这里挨了打,也没人来救他!

    对方有十多个人,就算自己这边都上,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啊……

    “我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了。”肖潇一边捏着手指,一边慢慢朝着陈冬走过来,“但你不仅没珍惜,还越来越过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子竟然也能把手指捏得咔咔响!

    包括侯长青在内,所有的人都一动不动,一点都没有要帮忙的意思,甚至有人吹起了口哨,仿佛笃定肖潇一个人就够了,收拾陈冬绝对绰绰有余。

    “现在认错还来得及哦。”侯长青嘻嘻笑着。

    石凯、冯斌、路远歌全都紧张起来,唯有陈冬依旧面色平静。

    “我怎么越来越过分了?”看着肖潇越来越近,陈冬问道。

    “你说只有我能做你的女朋友,还不过分?”

    “我不觉得过分。”陈冬说道:“这是事实。”

    “哦?你说说看,你哪来的底气?”肖潇脚下不停,嘴角撇出一丝冷笑。

    “就凭我能做这学校的天。”陈冬指着自己的鼻子说:“够不够?”

    肖潇站住了,很意外地看着陈冬,现场所有人也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

    “你说什么,你要做这学校的天?”肖潇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对。”陈冬肯定地说。

    “哈哈哈哈……”现场响起了一片爆笑声,肖潇那边的人全部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这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石凯、冯斌、路远歌三人虽然没笑,但也很无语地看着陈冬,不晓得他发什么疯。

    “你是不是脑子秀逗了……”肖潇又好气又好笑地说:“你连宋桥都斗不过,还想做这学校的天?”

    “那你别管,我就问你,我要做了这学校的天,你当不当我女朋友?”陈冬很认真地看着肖潇。

    肖潇不笑了。

    肖潇看了陈冬一会儿,确定陈冬不是在开玩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意味深长地说:“好啊,你要真能做这学校的天,我就做你的女朋友!”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好,那你就等着吧。”

    说完,陈冬掉头就走,石凯等人也跟着离开了。

    看着陈冬渐渐远去的背影,侯长青无语地问:“肖潇,就这么放他走啦?”

    “是啊肖潇,他算什么东西,怎么可能当这学校的天,你跟他打这个赌干什么……”王莹也是一脸不解。

    “我也觉得不太可能……”肖潇笑着说道:“但是这人好像有点意思,咱们拭目以待,看看会怎么样?”

    “这小子连今天下午都过不去,宋桥肯定不会放过他的,还拭目以待个啥……”侯长青微微摇头。

    三中,食堂。

    402宿舍的人各自打了份饭,围着一张餐桌坐下。

    路远歌知道陈冬没什么钱了,主动帮他打了一份红烧土豆盖饭。

    “谢谢,下个星期还你。”人是铁、饭是钢,在饥饿面前,陈冬也装不了英雄好汉。

    “这都是小事,咱都是一个宿舍的,互相帮助也是应该的嘛,但是……”路远歌很无语地说:“陈冬,你认真的吗,你要做这学校的天?还是说这是你的缓兵之计,为了免一顿打,故意这么说的?”

    “缓什么兵啊……”陈冬摇着头说:“我算是发现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要想在这学校有立足之地,必须得站在最顶峰不可!不然就像现在的我,谁也能来我的头上拉屎!所以啊,这个天我当定了。”

    顿了顿,陈冬又说:“当然我也知道,单丝不成线、孤木难成林,你们要是能帮我就更好了。”

    宿舍众人一阵沉默。

    在宿舍里,陈冬本来挺不起眼,谁也没有把他当一回事,更没想到他能说出这么狂的话来。

    尤其是路远歌,因为能和宋桥攀上关系,一直把自己当做402宿舍的老大,现在看来好像有点为时过早,有一个野心更加庞大的家伙?

    路远歌憋了半天,才说:“陈冬,不是我泼你冷水啊,咱先不说这学校的天,就是宋桥你都未必对付得了,宋桥今天下午还要找你麻烦,你说到时候咋办吧……”

    陈冬却是鬼魅一笑:“放心,宋桥今天下午就要吃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