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下第一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011 八极拳
    终于要进入主题了!

    陈冬当然非常兴奋,立刻说道:“好!”

    疯老头又绕着陈冬转了几圈,捏了捏陈冬的肩膀和胳膊,点点头道:“就像我上次说的,你在练武一道很有天赋,将来的成就必定不同凡响。不过再有天赋,也需要扎扎实实、一步一步地来,俗话说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咱们先从筋骨开始,你想先学什么?”

    陈冬对这些不太懂,本能地说:“我想先学点穴!”

    疯老头之前施展的点穴功夫让陈冬叹为观止,如果自己也学会了这一手,什么宋桥、于飞、龙一叶,包括校外的大力哥,到时候一点他们穴道,还不各个任由自己拿捏?

    疯老头摇摇头说:“点穴哪有那么简单,封人穴道是需要内力配合的!”

    “内力?!”

    又一个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词汇,不过陈冬慢慢已经习惯,没有像之前那么惊讶了,在这位神奇的老人身上,又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对,内力,人人都有内力,或多或少罢了。”疯老头继续讲道:“现在和你说这个还为时过早,你需要先练习一些基础功夫,就是拳、爪、腿、脚等等,你想先学哪个?”

    内力啊?

    陈冬还是觉得有些新奇,忍不住笑着道:“有没有易筋经、洗髓经啊?”

    疯老头板着脸说:“不要拿这些东西开玩笑,你可以不相信,但要有颗敬畏的心!易筋经、洗髓经当然有,但以你现在的身体,想练这些还早得很,强行练了只会爆体而亡!”

    疯老头说得严肃,陈冬也赶紧说:“那就先学拳吧!”

    疯老头似乎松了口气,嘴里嘟囔着说:“还好混过去了,我哪会什么易筋经、洗髓经……”

    “师父,你说什么?”

    “啊,没什么!那就先教你拳!”疯老头顿了顿,似乎在脑海中检索着什么,接着说道:“我先传你一套八极拳,你认真学、认真练,以你的资质,一个月就能完全掌握了……”

    陈冬很认真地听着。

    不得不认真,学校里一群人盯着自己,就靠这玩意儿救命和保护自己呐。

    “八极拳,也称八击拳、八技拳,是一门简朴刚烈、攻防意识都很强的拳术,在江湖上一枝独秀,非常适合你这样的新手练习。八极拳,距今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最早是在清朝康熙年间,有一名叫‘癞’的道士所创,后来有传给拥有‘吴神枪’之称的吴钟,吴钟雍正年间曾经三闯少林,就是用八极拳击败少林神拳……当然,不是说少林神拳不厉害,厉害的是人,而不是拳。”

    疯老头真的好像一名人民教师般讲了起来,对八极拳的典故也是娓娓道来。

    “吴钟后来传给吴融,吴融又传给张克明,张克明传给张景星,张景星传给韩化臣。韩化臣,就是近代的人物了,曾经担任皇甫军校的武官,后来又传给杨沛武和安在峰,安在峰是全国八极拳的冠军,你在网上还能搜到他的信息。”

    听到疯老头将八极拳的传承讲得一清二楚,甚至讲到了现在还活着的人物,陈冬的一颗心也跟着砰砰直跳,心想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师父胡诌的啊。

    江湖真的存在,武林高手也真的有!

    “这些都是八极拳的祖师爷。”疯老头继续说道:“他们又传授过无数门徒,所以这门功夫就流传于世了,为师也正好会,今天就传给你,睁大眼睛看清楚了!”

    疯老头一边说,一边双手握拳,当场比划起来。

    陈冬瞪大眼睛,用心记着。

    “八极拳千变万化,面对不同敌人有不同的应变,但最基础的八极拳只有八招,其他应变都是从这八招衍生而来。所以,你只要学会这八招,做到烂熟于心,并且融会贯通,这套拳法就算是玩精了,一生都能受用无穷!”

    “第一招,阎王三点手!”

    “第二招,猛虎硬爬山!”

    “第三招,迎门三不顾!”

    “第四招,霸王硬折缰!”

    “……”

    “第八招,立地通天炮!”

    疯老头一招又一招地使出来,紧握的双拳不断在虚空中戳戳点点,甚至“呼呼呼”地响起一些爆气之声。

    与此同时,疯老头还讲解着这八招的使用方式、使用环境和使用对象,什么情形下才能发挥最有效的威力,讲得十分清楚,而且细致。

    陈冬自己也很争气,跟着疯老头一招一式地比划,很快就全记下来了。

    当然,还没什么威力,有点像是广播体操。

    “不错。”疯老头却很满意,微微笑着:“回到学校以后,每天至少抽出两个小时来练,一个月后肯定就精通了,到时候我再来找你!”

    陈冬愣了一下:“师父,你要去哪?”

    “我还要去四处云游,顺便物色新的徒弟,你就好好练吧,千万不要偷懒!”

    陈冬大为不解:“师父,你收那么多徒弟干嘛?”

    疯老头叹着气说:“眼看科技和社会都日新月异,中华武术无人传承,我心痛啊!”

    陈冬顿时肃然起敬,心想师父真是胸怀天下,忍不住说:“师父,我一定会努力的,将我中华武术发扬光大!”

    疯老头又慢悠悠道:“顺便赚点钱花,毕竟年纪大了,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给人做保镖又嫌掉价,只能收几个徒弟混混日子这样……”

    陈冬差点吐出一口老血,同时也赶紧说:“师父,那一百块能还我吗,我还欠着别人钱呐……”

    “进了为师口袋的钱,还想再要回去,你在做梦?”疯老头一边说,一边撒腿就跑,“你放心吧,学了我的功夫,不愁没有钱花!还有,别跟人说你是我的徒弟,为师在江湖上的仇家不少,安全起见一定要保密啊……”

    疯老头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完全消失不见。

    其实不用疯老头说,陈冬也不会告诉别人的,说了别人也不会信,只会笑话他被骗了。

    毕竟“点穴”只有他看到了。

    不过,“不愁钱花”是怎么回事,难道学这玩意儿还能生财?

    生不生财陈冬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下星期要难过了,口袋里只剩几十块钱,别说还路远歌,自己都未必够花!

    想到路远歌,陈冬才惊醒过来,自己该去学校了啊。

    陈冬本来计划早点去学校,趁着保卫科还没上班,把保安的衣服还回去,所以中午就出来了。

    结果跟着疯老头练了一下午八极拳,眼看天都黑了!

    陈冬立刻快马加鞭,赶往公交站。

    镇上到城里不远,半个多小时车程而已,到学校时已经快上课了,路上的学生已经寥寥无几,但陈冬还是一眼看到了站在马路对面的一大群人,还是以大力哥为首。

    还真是执着啊,星期五的下午就等,星期天的晚上又等。

    这是多大的仇?

    不过陈冬一点都不慌,他穿着保安的衣服嘛,往下压了压保安帽,慢悠悠地往前走去。

    不用多说,当有保安现身的时候,包括大力哥在内的所有人,都本能地低下头或是转过脸,所以没人能看到那是陈冬伪装的。

    除了肖潇。

    相比其他几人,肖潇没那么怕保安,一双眼睛滴溜溜四处乱转,再加上现场的学生确实是少,所以一眼就看到那个保安有点像陈冬。

    肖潇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使劲揉了揉眼,才发现确实是陈冬。

    “噗嗤”一声,肖潇乐了出来,她完全没有想到陈冬是这么混进去的!

    “肖潇,你怎么了?”大力哥奇怪地问,其他人也都看向肖潇。

    “啊,没事,突然想到一个笑话……”看到陈冬已经进了校园,而且越来越远,肖潇才说:“大力哥,这都快上课了,估计陈冬不来了吧?”

    “急什么,再等会儿,就不信他敢旷课!”

    三中纪律还是比较严的,一般情况下没人敢不上课。

    大力哥一双眼睛还是扫来扫去,完全不知道人已经从他眼皮底下溜走。

    就在这时,一个学生突然急匆匆跑出来。

    “大力哥,陈冬已经在学校了!”

    “什么?!”大力哥瞪大了眼:“真的假的?”

    “真的,有人看到他了!”

    “他妈的,气死我了!”

    大力哥一声怒喝,狠狠一脚踹向旁边的树干,但他明显踹得太大力了,树干纹丝不动,他却捂着脚嗷嗷直叫,一边叫一边大声说:“老子不等下个星期了,你们在学校就干掉他!”

    话说得轻松,可现在保卫科查这么严,陈冬又轻易不到人少的地方,谁也没有把握一定干掉陈冬。

    所以众人一阵沉默。

    “真他妈的一群废物!”大力哥骂骂咧咧地说:“龙一叶,这事交给你吧!”

    龙一叶是高三学生,在三中已经三年了,地位很高、兄弟很多,而且上下都熟,号称是三中最接近天的男生。如果是他出手,保卫科也会给点面子,应该不会太为难他。

    龙一叶还没说话,宋桥就说:“大力哥,还是让我来吧,陈冬是我们高一的,我要是收拾不了他,你们再来。”

    大力哥奇怪地说:“你不是没机会嘛,杜长卫一直盯着你!”

    宋桥说道:“我这两天也没闲着,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可以引陈冬到没人的地方!”

    大力哥顿时来了兴趣:“是吗,你打算怎么做?”

    宋桥看了旁边的王莹一眼,笑呵呵说:“王莹,你想不想收拾陈冬?”

    “想,做梦都想!”王莹咬牙切齿:“我快烦死他了!”

    “那就好,这事还真得你帮忙……今天晚上,我要把陈冬打得叫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