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下第一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014 干翻宋桥
    在回宿舍的路上,402的几人还在热烈讨论着陈冬。

    当然主要是石凯和路远歌对话。

    “我是真的服了,明明前几天还吵架,现在就好上啦!”

    “可不是吗,这个剧情的发展让我有点懵啊……要这么说,宋桥和大力哥应该不会找陈冬麻烦了吧?”

    “肯定不会,陈冬都是王莹的男朋友了,和宋桥他们都算是一家人了。”

    一直沉默的小四眼冯斌,突然开口问道:“他俩去哪里约会啊?”

    路远歌贼笑地说:“你关心这干嘛,你要去偷窥啊?”

    冯斌摇了摇头:“我就问问。”

    路远歌神神秘秘地说:“我看啊,八成是食堂后面那个小花园!那边树多、草多,还没监控……陈冬那小子啊,今晚上算是有艳福了。”

    冯斌突然指着某个方向说道:“小花园在那边是吧?”

    “废话,咱不是天天路过吗……”

    路远歌顺着冯斌指的方向随意一看,顿时就愣住了。

    “那……那不是宋桥吗,他怎么也去小花园啊?”石凯惊讶地说。

    宋桥和几个男生,正匆匆往小花园走。

    “我刚才就看到了,还纳闷宋桥一个本地生,下了晚自习不回家,去小花园干什么。”冯斌忧心忡忡地说。

    “这是个套!”路远歌说:“陈冬有危险了!”

    路远歌立刻想明白了一切,拿出手机就给陈冬报信。

    “快接电话啊!”

    电话铃声一直响起,陈冬就是不接,路远歌有点急了。

    连打了三遍,陈冬都没有接。

    眼看着宋桥就要走进小花园了,路远歌一着急,立刻拔腿追了上去,石凯和冯斌也都紧紧跟着。

    “宋桥!宋桥!”

    宋桥回过头来,看到是路远歌:“你怎么来了?”

    路远歌笑着,从口袋摸出盒烟,递给宋桥一支,说道:“我们准备回宿舍呢,看到你了,过来打个招呼,你怎么没回家啊?”

    宋桥接过烟来,说道:“小路,咱俩是自己人,我也不瞒着你了,今晚我们要揍陈冬。”

    路远歌的心顿时往下一沉,知道自己果然没有猜错,强笑着说:“怎么又打上了,我还以为没事了呢……”

    “怎么可能没事,大力哥都快恨死他了,让我务必狠狠收拾他一顿呢,今晚上好不容易让王莹把他约出来!”宋桥顿了顿,又说:“小路,你可别给陈冬说啊,这事你也不要管了,也管不了。”

    路远歌点着头说:“我知道了。”

    “行,那我就先走了,你也回宿舍吧。”宋桥带着几个人继续往小花园走去。

    402宿舍的几人却着急了,又给陈冬打了几个电话还是没接。

    他们沿路返回去找,一直回到教室,也没发现陈冬。

    路远歌一跺脚说:“八成已经在小花园了!”

    “那怎么办?”石凯和冯斌也都忧心忡忡。

    路远歌看看两人,问道:“说真的,你俩把陈冬当兄弟么?”

    “一个宿舍的,当然是兄弟啊!”

    “就是,每天一起吃、一起睡,必须是兄弟啊!”

    “好,那咱们今晚就帮陈冬,和宋桥他们拼了!”路远歌左右看看,从路边捡了块砖头。

    在路远歌看来,一个宿舍的情谊要更深点。

    冯斌和石凯也分别捡了块石头。

    “走!”

    路远歌一声令下,402宿舍的三人顿时雄赳赳、气昂昂地杀向小花园。

    但还没走两步,冯斌突然摔了个狗吃屎。

    “你怎么了?”路远歌连忙去扶他。

    “我……我紧张!”冯斌一双腿抖个不停。

    冯斌又瘦又小,还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一看就是个老实孩子,什么时候打过架啊!

    路远歌叹着气说:“要不你别去啦,我和石凯去吧。”

    “说……说什么呢……”冯斌努力站了起来,咬牙切齿地说:“都是一个宿舍的,必须去啊!”

    “你行吗?”

    “行!”

    “好,那就走!”

    “等我上个厕所……”

    冯斌奔到路边花坛,解开裤子尿了一泡,这才感觉轻松些了,和路远歌、石凯一起去小花园。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冯斌一边跑一边唱。

    “你干嘛?”路远歌很疑惑。

    “给自己壮胆啊!”冯斌哆嗦着说。

    “壮胆,你换个歌啊,唱这个干什么?”石凯都无语了,一听这歌就感觉胸前飘起了红领巾。

    “我就会这一首啊……”冯斌欲哭无泪。

    “就这一首,你还不在调上……算了,你唱吧。”路远歌无奈地说。

    “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冒火,前进、前进、前进……”

    在冯斌拐调的歌声中,几人终于到了小花园的附近。

    在几人的想象里,小花园里已经打起来了,直接上去和宋桥等人拼就行。

    但是小花园里寂静无声。

    路远歌冲石凯和冯斌招招手,神不知鬼不觉地潜了进去,秘密地在花园里搜索着。

    很快,他们就发现了站在喷泉边上的王莹,也发现了埋伏在草丛里的宋桥等人,就是没有看到陈冬。

    “陈冬还没有来,咱们再等一等!”路远歌轻声说着,三人也藏在了某个草丛里。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转眼间半个多小时就过去了。

    宿舍快熄灯了,学校大门也快要关了。

    脚步声响起,宋桥等人走了出来,冲王莹说:“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啊……”王莹也等得不耐烦了:“明明说好了的,今天晚上一定过来!”

    “你给他打个电话吧。”

    “嗯。”

    王莹拿出手机,连着打了几遍,陈冬都没有接。

    “这王八蛋!”王莹气得骂起街来。

    “一次可能是忘了,两次就……”宋桥叹着气说:“看来你被他耍了啊!”

    王莹闷不做声,但从她的眼神能够看出,人已经到了快要爆发的极限。

    “看来这个法子不灵……”宋桥摇摇头道:“明天再说,先回家吧。”

    王莹也只能无奈地“嗯”了一声。

    两个人的声音渐渐远去,路远歌、石凯、冯斌也从草丛后面钻了出来。

    “看来咱们白忙活了……”路远歌笑呵呵说:“陈冬知道这是个套,压根就没上啊!”

    “对,那小子肯定已经回宿舍了,没准正边洗脚边吃夜宵呐,咱们却在这被蚊子咬了一宿!”石凯也哭笑不得地说。

    “走走走,回去让那小子请客吃茶鸡蛋……”路远歌知道陈冬经济困难,也没打算让他请吃大餐。

    路远歌和石凯往前走了两步,回头一看发现冯斌还站在原地。

    “你干嘛呢?”路远歌问。

    “我走不动啦!”冯斌哭丧着脸:“刚才蹲得太久,又太紧张,腿都麻了!”

    “瞧你那点出息!”

    路远歌和石凯笑骂着,过来搀着他往回走。

    到了宿舍,却发现门锁着,陈冬根本没有回来。

    “怪了,人哪去了?”宿舍几人面面相觑。

    他们可不知道,陈冬根本不在学校。

    学校外面的马路拐两个弯,这里有条新盈西街,路挺窄的,勉强能让两车汇合,路两边是密集的梧桐树。

    在新盈西街的路口,宋桥和几个朋友分别,独自一人踏上了这条路,他家就在前方不远处的小区。

    路灯有些昏暗,车也非常的少,宋桥已经习惯一个人走这条路了,边走还边打电话。

    “今晚没逮到他,不知道他去哪了……放心吧大力哥,明天我一定收拾他,冒着被处分的危险也收拾他……嗯,行,你那一百块钱肯定会送过去……”

    这是他刚在回家的路上和王莹商量好的,明天直接闯进教室去打陈冬,大不了就是记个过呗。

    挂了电话,宋桥叹了口气,嘴里还嘟囔着:“陈冬啊陈冬,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你吧。”

    “干嘛明天,现在不行?”一声冷笑突然响起。

    宋桥立刻站住脚步,诧异地看着树后突然闪出来的一个人。

    “陈……陈冬?!”宋桥瞪大了眼,根本没有想到陈冬会在这里出现。

    “等你半天了都。”陈冬笑呵呵地来到宋桥身前,比划了下两个人的脑袋,喃喃地说:“嗯,差不多高,看来那招可以用了……”

    “你在这干什么?”宋桥皱着眉问。

    “在等你啊!”陈冬捏着手指,“你不是一直都想收拾我吗,我现在主动送上门了。”

    宋桥一直以为自己是猎人,陈冬是猎物,现在好像调了下个。

    看着陈冬气定神闲的样子,宋桥心里有些慌张,但他很快沉静下来,自己能在年级里当霸王,起码身手还是不错的,也是从小一路打到大的。

    “我去你妈!”

    宋桥狠狠一拳揍向陈冬。

    陈冬不退反进,伸手抓住宋桥的拳,接着一拳朝他鼻子砸了过去。

    一拳不够,再来一拳。

    第二拳是喉咙。

    接着是第三拳,胸口。

    阎王三点手,三拳一起出。

    一气呵成、一招制敌。

    陈冬早晨练了足足两个小时,动作已经很熟练了,就是威力不怎么够。

    一般来说,阎王三点手一出,对方必然受伤倒地,但宋桥只是往后退了几步,脑子有些犯晕而已。

    但没关系,三拳不够,那就再来三拳。

    陈冬连着使了三回阎王三点手,一共打出去九拳。

    宋桥终于扛不住了,“轰”的一声倒地。

    陈冬又扑上去一顿拳打脚踢。

    前面的阎王三点手是跟师父学的,后面的一顿王八拳是跟父亲学的,父亲喝多了酒就会打人,街坊四邻几乎被他打了个遍,每次都是这么抡王八拳,被打了的至少躺一个月。

    不出一会儿,宋桥就没什么反应了,趴在地上只会哼哼,鼻子也在咕噜噜冒血。

    陈冬打了个120。

    “新盈西街这边有个人受伤了……好,你们赶紧过来……”

    陈冬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往学校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