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下第一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015 风水轮流转
    要说狠劲儿,陈冬从来不少,可能是骨子里就有的基因,毕竟他爸就是个出了名的老混蛋。

    不过陈冬从来没打过架,一来以前在镇上的时候,根本没有人敢惹他,二来他比较瘦,真打起来不占便宜。

    现在好了,跟疯老头学了八极拳,自信心也增了不少,再加上出其不意,一出手就开门红。

    陈冬就没打算在学校动手,毕竟宋桥的人多啊,也怕保卫科查,所以才守在这。

    刚才陈冬下手挺狠,估摸着宋桥至少得躺一个星期,而且陈冬也不怕宋桥的家人或是老师找上门来,宋桥这种人一般都挺骄傲,不会主动跟人说自己被打了的,最多偷偷摸摸报复,自己小心点就好了。

    亲眼看着救护车过来把宋桥拉走,陈冬这才吹着口哨回到学校。

    宿舍大门已经锁了,不过撒谎对陈冬来说是拿手好戏,满脸真诚地跟宿管大爷说:“我刚有点发烧,去医务室拿了点药,所以回来晚了。”

    轻轻松松就进来了。

    宿舍的灯已经熄了,但陈冬一进门,路远歌等人就围了上来,问他去哪里了,还把今晚的情况都告诉他。

    陈冬这才知道几人没少为他操心,感动之余心里也想,宿舍这几个人是真不错,不管以后自己混得怎样,这几个兄弟是交下了!

    之前陈冬担心计划败露,所以谁的电话也没有接,也不计划把这事告诉别人,但听说宿舍几人为了他准备跟宋桥拼的时候,觉得自己不能再隐瞒了,便把今晚的事说了一遍。

    宿舍几人这才知道陈冬把宋桥给打了,当然无比震惊!

    别人不太了解宋桥,路远歌可是很清楚的,他以前就听他哥说过,宋桥从小就是个魔王,不知道打过多少回架,今天竟然栽到陈冬手上了。

    看来陈冬说要当天,还真不是吹牛的啊。

    “但宋桥是本地人啊……”路远歌忧心忡忡地说:“他可认识不少人,会报仇的吧?”

    “短期应该不会。”陈冬说道:“一来他被我打得不轻,至少休息一个星期,二来被我一个新生打了,他自己也会觉得脸上无光,八成不会主动跟人说的……嗯,你们也别说啊,真把他搞得没面子了,没准会狗急跳墙的。”

    听陈冬分析的头头是道,路远歌有些热血上涌:“陈冬,废话不多讲了,以后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干,我们帮你当这个学校的天!”

    路远歌之前还想当宿舍的带头大哥,现在看来这个位置非陈冬莫属了,而且心服口服。

    石凯和冯斌也觉得热血沸腾。

    他俩都没想到上个高中,还能发生这么刺激的事。

    石凯说道:“陈冬,我们都支持你!”

    冯斌则唱起了歌:“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陈冬一头雾水地说:“冯斌,你干嘛呢?”

    “我一激动,就想唱歌!”

    “那你倒是换一首啊,唱这干嘛?”

    “我就会这一首。”

    “……”

    当天晚上,402宿舍的人开了个会,确定了以陈冬为核心的方针,全力协助陈冬当这个学校的天,最后大家在一片欢天喜地中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陈冬又悄悄摸摸出门,到小花园里练八极拳。

    每天两个小时,清晨是最合适的,还是练阎王三点手,这招虽然挺熟练了,就是威力不怎么强。

    陈冬把树当人,一拳拳往树上砸。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陈冬自己也疼,不过还是坚持。

    等到七点上早自习,陈冬就往教室里走,路上又遇到路远歌等人,几人都知道他有早晨起来跑步的习惯,也就没当回事。

    到了教室,王莹已经来了,一副气鼓鼓的样子,眼睛像刀一样剜着陈冬。

    陈冬估摸着她还不知道宋桥的事,坐下来笑嘻嘻说:“我的好同桌,今天带早餐没?”

    “我带你妈的早餐!”王莹彻底爆发了,骂骂咧咧地说:“吃吃吃,吃死你!”

    除了路远歌等人知道真相以外,其他同学全都震惊地看过来,不知道他俩怎么又吵起来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陈冬故作惊讶地说:“同桌,你这是怎么啦?”

    “你还问我怎么了?!”王莹气呼呼道:“昨天约你晚上在小花园见,你怎么都没有来?”

    班上同学顿时“轰”的一声,原来两人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了!

    陈冬则一身正气地说:“同桌,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一直以为咱俩就是同学关系,没想到你还有其他的想法啊!听我的,咱们还是学生,一切要以学业为主,以后这种乱七八糟的想法不要再有了!”

    教室里顿时更加乱了。

    “原来是陈冬拒绝了王莹啊……”

    “过了个周末,怎么还风水轮流转了……”

    “不能吧,王莹这么大个美女,也会干这么舔狗的事?”

    王莹这才发现自己掉到陈冬的坑里了,赶紧着急地说:“不是的,我把他约到小花园,是为了叫宋桥打他……”

    陈冬顿时更气愤了:“同桌,你怎么能这样呢,就因为我拒绝你,你就叫人来打我吗?”

    “你胡说八道什么……”

    “难道不是?昨天你还对我那么好,给我买那么多吃的,给我讲你的恋爱史,还说有我这个同桌真好,就因为我没去小花园,你就叫宋桥来打我吗?”

    “我……”

    王莹整个人都蒙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嘴了。

    班上也就更加乱了,没想到两人之间这么扑朔迷离,一开始是陈冬给王莹写情书,现在有是王莹主动追求陈冬,爱而不得还叫宋桥打人,一个个都窃窃私语、纸质单点。

    只有路远歌等人知道真相,眼看着陈冬颠倒黑白、翻云覆雨,将王莹玩弄于股掌中,除了服气还是服气。

    “听我句劝,同桌。”陈冬叹着气说:“好好学习,别想那些有的没的,我不是你能得到的男人……”

    “我得到你妹啊!”王莹彻底爆发了,咆哮着说:“陈冬,你别得意,宋桥一会儿就来揍你!”

    昨晚她就和宋桥商量好了,今天冒着处分的危险也要揍陈冬。

    但是陈冬一点都不害怕,因为宋桥根本就来不了。

    陈冬摊了摊手,冲四周说:“大家都看到了,她得不到我,就想要毁了我……”

    “你王八蛋!”

    王莹伸手就想把陈冬的桌子推翻。

    陈冬猛地抓住她的手腕,冷冷说道:“我也不想欺负女人,你要真想打我,还是叫个男的来吧!”

    陈冬的眼神凶狠,且阴冷。

    王莹有点被吓到了,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冷战,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你等着吧,等着吧!”

    “好,我等着。”

    早自习就这么热热闹闹地过去了,得亏是没老师,不然都得遭殃。

    一下课,王莹就急匆匆地出去了,显然是去找宋桥了。

    陈冬却根本没当回事,慢悠悠地收拾着书。

    班长都着急了,站起来说:“路远歌,你不是和宋桥熟吗,去跟宋桥说说,别让他来咱班里闹事啊,我这面子往哪里搁啊,我是告老师还是不告?”

    路远歌笑呵呵说:“放心吧,没你的事,就这么点小事,陈冬自己就摆平了!”

    陈冬吹着口哨,和402的几人一起出了教室。

    正好碰上返回来的王莹。

    理所当然,王莹根本没把宋桥叫来。

    “哎,宋桥呢,我等着他呢?”陈冬说道。

    王莹气呼呼说:“你继续等着吧,今天上午肯定收拾你!”

    她还以为宋桥没上早自习。

    “好,我继续等着。”

    陈冬笑着,和路远歌等人走远了。

    出了教学楼,几人一起往食堂走,说起之前早自习的事情,大家还是兴奋不已,对陈冬也更佩服了。

    陈冬走着走着,突然说道:“你们先去食堂,我还有点事情。”

    陈冬一向都是这么神秘,几人也习惯了,所以也没多问,就先走了。

    看着几人走远,陈冬绕到食堂侧门,打了两个馒头和一碟咸菜,找了个人少的角落开始吃。

    他身上只有几十块生活费,实在不好意思再蹭路远歌的,所以就自己吃。

    好在他从小就吃这些,也习惯了。

    自从母亲改嫁以后,父亲三天两头不回家,小时候的陈冬又不会做饭,左右四邻又没一个肯收留他,能吃这些就已经很不错了。

    这个星期省吃俭用,下星期就能还路远歌钱了。

    但他吃着吃着,突然有几个人坐了下来。

    猛一抬头,竟然是宿舍的几个人,路远歌、石凯和冯斌。

    “你们……”陈冬很是惊讶。

    “你真是的,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吃饭啊?”

    “就是,也不叫兄弟们?”

    “大家有饭一起吃嘛,你不要想独享啊!”

    路远歌抓了他一个馒头啃了起来,石凯和冯斌则抢他的咸菜吃,一个比一个香。

    与此同时,他们把烧饼、油条、馄饨放在了陈冬身前。

    “换着吃,哈哈!”几个人都笑着。

    看着面前热气腾腾,又香气四溢的早餐,陈冬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湿了。